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不打烊

聿晓呀:


盲狙高考作文题
选了江苏和山东的
设定为 滴滴顺风车土豪司机×不打烊的书店小老板
1.
执明一直以来都想当个出租车司机。


听了这个消息的执老爷子没同意也没反对,在执明第一次出去体验人生的时候默默把他的银行卡账户冻结了。


开着兰博基尼出去逛了一上午,加完油后,执总看着手里仅剩的两张绿票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果然辛勤劳动后,经历是最重要的,报酬都是次要------


个鬼啊。


果然梦想还是想想就好了,执明下午就重新窝回他那个温暖的老板椅。他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拿着马克笔往小秘书脸上画乌龟。想着莫澜前两天跟他说的那个什么打车软件,心里暗暗有了个想法。


他给莫澜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微信的提醒音响起,帐号和密码就被发了过来。


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迫不及待想试试效果的执明推掉了应酬,把车开出车库的时候已经下了不小的雨,密密岑岑的雨落在地上,空气里满是雨水和不太好闻的泥土气味。


执明趴在方向盘上,车里的空调呼呼吹着暖气,他摆弄着自己额前的紫色挑染,滴滴的提示音一直没响,执明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执明把车窗按下去一点,公司对面的西餐厅里出来两个人,他有点近视只能看出其中一个又矮又胖,另一个倒是高挑又苗条,既然看不清脸也能想象应该是个美人。


手机一直没个动静,执明眯着眼去看对面的热闹,餐厅门口停了辆虚张声势的跑车,那矮冬瓜一样的男人伸手去搂另一个人的腰身。


被打掉了。


执明挑挑眉看着那个企图拉人上车的矮冬瓜。他发动车子停到了两人面前,把车窗完全按下来,他瞄了一眼穿着红衬衫正被人拽着膊的人愣了一下,随即大声问了一句,


“是你叫的顺风车吗,”说着摇了摇手机,“快上车,下雨了挺冷的。”


那个又矮又胖的男人皱起眉来正想说滚,等他看清了停在他车前那辆线条优美的跑车里坐着的男人语气一下子和缓起来。


“执……执总也用这些个软件啊。”男人讪讪的笑了两声,拽着人胳膊的手一下子松开了。


被放开的人明显松了一口气,他感激的看了执明一眼,然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2.
执明抑制不住自己去打量坐在副驾驶的人。


他穿了一件红衬衫,更衬得肌肤雪白,刚才跟那胖子争执过程中淋了点雨,稍长的黑发被打湿了一点,刘海被他用手撩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


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好看的人,像是从天上下来的小神仙一般。


上了车之后也没人说话,慕容离咬了咬嘴唇假装自己没看见执明灼灼的目光。


活像看见肉骨头的狗狗。


他抓紧自己快要没电的手机,想着这样耗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书店了,他手指轻点,进了那个打车软件,下了个订单。


执明的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他看了看目的地,没接。


然后伸手把慕容离的订单取消了。


跑车以龟爬的速度在没什么人烟的路上行驶着。执明慢悠悠的开着车,嘴里却没闲着。


慕容离除了回了个他名字之外剩下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直到被问到今天为什么会跟那个胖子一起出现在餐厅门口的时候。


慕容离的冷静自持也绷不住了,他皱了皱眉,心下也想起这件烦心事,语气里都带着点哀怨。


“相亲,大概可以这么形容。”


他看了一眼僵硬住的执明继续说下去,“出了柜本以为能躲过相亲了。”


执明余光从他微眯着的杏眼看到又粉又嘟的嘴唇。


执明心砰砰的跳。


车子马上要开到巷尾,木质的小牌子写着大大的“不打烊”,大叶植物张牙舞爪的簇拥在小小的书店门口,雨点打在车上的滴答声音弱了很多,慕容离看了眼还开着灯的店,侧过头去跟执明道了个谢。


钧天没有人不知道执明的。天权的大老板,被请去录励志的访谈节目问到他的梦想,长相俊朗的男人捏着额前晃来晃去的紫刘海,一本正经的盯着镜头。


“我想当个司机。”他这么说。


慕容离解开安全带,他礼貌的道谢又说有空会把今天的车费送到公司的。


执明一脸“阿离你好见外”的委屈表情,手上动作却一点没落下,他迅速在屏幕上戳了几下,“既然阿离这么在乎车费,那加个微信吧,你发个红包给我就好了。”


慕容离摇了摇手里已经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想了想拿过执明的手机,在搜索那一栏填了自己的手机号。


3.
已经快十一点了,街上没有什么开着的商铺了,慕容离走进书店的时候柜台里的小孩正抱了本睡得打呼噜,走的时候柜台里切的一大盘冰西瓜已经没了大半,旁边还堆了几个装冰粉的碗,里面吃剩的红糖都凝固在碗里。


店里今天的人不少,多来是躲雨的,慕容离曲起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头埋在臂弯里的小店员。


留着锅盖头的年轻男孩子被吓得从椅子抢跳起来,看到是慕容离后抚着胸口顺着气。


慕容离难得的哈哈笑出声,他把过两天就要考试的小朋友打发回家,从柜台下面掏出一个挺古旧的线装本来。


雨渐渐停了,天色也着实是晚了,休息区一下子空出好多座位来,慕容离翻着书,风铃声就响起来,跟着清脆响声进来的还有一阵雨后的风,吹得人倒是舒服。


店中央的挂钟敲了十二下,眼前的男人穿了身撞色大胆的潮牌正对着他笑。


暖黄色的灯光笼在慕容离身上,发梢都被打成浅浅的金色。


执先生还有什么事吗这句话第一个字还没说出来,执明已经提着手里散发着烧烤香味的大袋子坐进柜台了。


“阿离还没给手机充电吗?”执明拿着手里的数据线找插头,眼里巴巴的看着被随手放在一边的手机。


慕容离觉得有点好笑,脸上却面无表情的他拿过执明手里的插头给手机充上了电。


然后准备继续看书,还没低下头去看书页就看见执明瞬间委屈下来的眼神。


“阿离不同意我的好友申请,我是不会走的。”


慕容离拿着书的手抖了几抖,很快微信嗡嗡的提示音响起。


“你们已经是好友了,可以开始聊天了。”


执明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打开袋子,猪蹄的香气在深夜的书店蔓延开来。


执老板好脾气的给所有还在书店待着的人都发了宵夜,提着轻了不少的袋子重新坐回柜台。


“阿离加我为好友了,我太开心了,更不能走了。”


4.
本周第四次了。本月第……数不清第几次了。


小店员早上来接班的时候看着柜台里像往常一样捧着书的慕容老板,身上还挂了个挑染了一缕基佬紫的男人正睡得如醉如痴。


锅盖头的小朋友幸亏自己多买了一份早餐,不然自己那份又要被抢了。


见他来了,慕容离推了推黏在自己身上的执明,半边肩膀都麻的不行。


执明伸了个懒腰顺势又抱住了慕容离,鼻子凑在对方修长的脖颈处嗅了嗅。


阿离真香,执明美滋滋的想。


他起身去喝已经不烫口的豆浆,小店员收拾着休息区散落的杂志,又扫扫地上的垃圾,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慕容离搭着话,“离哥你早点回家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好。”


执明嘴里含着生煎,还没咽下去就支支吾吾的附和。


快呀快回家休息,我可以送你回去的啊。


“今天恐怕不行,我妈跟我说又联系了一位相亲对象,让我务必去见一见。”


执明手里捏着的纸杯掉到了小店员常看的那本书上。


慕容离站起身来,小店员敢怒不敢言的去抢救书,执明心不在焉的去抽纸巾。


他拿起手机来,点进那个好久没用过的软件下了个单。


对方的手机欢快的滴滴滴的响起来。


执明手疾眼快的点了抢单。


抢了你的单,还要抢你的人。


执老板美滋滋的想。


5.
巷尾的小书店24营业,也不赶客,每天晚上那个喜欢穿红衣的老板就会来接小店员的班。


今天破天荒的没来,小店员看着前两天慕容离刚招聘过来的大男孩推门进来,手里还提着两份冰粉。


那个高个的男孩子对着他笑出了虎牙,拎在手里的冰粉塞进他拿着书的手里。
“给你的。”他说。


以前慕容离不愿意回家,便天天在书店呆着。


现在,他看看腰间环着的精壮手臂,大热的天男人还非要抱着他睡,一大早起来慕容离就感觉到身后人男性特征的勃起。


慕容离脑海里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和他干的荒唐事来,脸都烧的通红。


执明早就醒了,此刻正把头埋在慕容离的颈窝里。


他拿起慕容离的手去摸自己昂扬起来的大家伙。


执老板含着笑,语气极温柔。


“阿离,快上车,来不及解释了。”


---end---

评论

热度(131)

  1. 铁徐伍史聿晓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