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与君老(其二)

重曦:

*私设,ooc都有,生子


*甜的,废弃三党保证


*前文走这  (其一)


*背景:天权天璇互相制衡,遖宿元气大伤,天枢预备伺机而动,天玑...(我没法把双白写活过来...)跳出原著,大概...看热度想同时间线的其他cp






  慕容离觑了他一眼,只道自己累了,要躺下歇息。执明只得乖乖站起来虚扶着他躺下,给他掖好被角。见慕容离是真的不理他,他才离开向煦台到医丞院里去。


  


  老医丞端坐在案几之后,正在翻阅着一卷残破的书卷,屋外突然传来宫人高声叫道,吓得他差点把书页撕烂了。他连忙放下书,到门外去迎王上,执明进屋了左瞅瞅右看看,半晌他才拉着老医丞问正事。


  


  “所以王上其实是来问慕容大人的身体状况的?”老医丞看着他家王上,问道。


  


  执明用力的点了点头,老医丞立刻换上了一副微臣明白的表情,他捋了捋胡子,张嘴想要给执明讲讲药理,却又因觉得他听不懂而闭嘴。


  


  看着他不停地捋胡子,张嘴叹气又不说话,执明是烦的想把他胡子全给剪了。他忍不住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别磨磨唧唧的。”


  


  老医丞见他看着自己的胡子,知道王上估计是起了想把自己胡子剪掉的心思了。于是他赶紧放下手,拉着执明走到案边看那卷医书。


  


  他对执明说道:“老臣也还在研究啊,王上您先别急,老臣的师父也曾讲过男人怀孕应如何护理,还请王上您放一万个心……”


  


  “本王要问的不是这个,本王听说孕期用药很多忌讳,怕你给阿离开的药他吃不消。”执明最终是被老医丞磨得没了耐性,背着手打断道。


  


  这才明白王上在意的是什么问题的严老皱着眉,手不由自主的去捋了一下胡子,道:“这个,老臣已经研究了一下午的药方子,慕容大人只是稍微有点着凉,服完药睡一觉便好。”


  


  “当真?”执明问道。


  


  老医丞点点头,这是他和其他几个医丞再三斟酌出来的,不会再有问题。


  


  见严老点头,执明终于放下心来,准备离开医丞院。严老连忙叫住他让他多给慕容离准备些汤水补补身子,执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离开医丞院,执明回到偏殿坐下,招来宫人准备补身子的药膳,完了他想了想,阿离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便认命的开始去批改奏折。


  


  他伸手想要去摸奏折,却发现那堆在案上小山似的奏折不见了。旁边随侍的人看他这般动作,便凑过去道:“王上,桌上那些折子早上已经搬过去向煦台了。”


  


  执明抬头看了他一眼,起身往向煦台去了。随侍的人只好连忙跟上去,真不关他的事啊,慕容大人早上还挺精神的呀,再说这奏折不是一向都送去向煦台的吗,慕容大人在的时候王上自己哪有看过奏折啊。




  他还这么委屈的一边想一边跟在王上身后,执明却冷不防停了下来,回头对说道:“以后奏折送回偏殿。”




  随侍的宫人连忙点头,执明这才走进向煦台里。




  正端坐在椅子上看奏折的慕容离抬头望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去,继续批那本折子。执明挥挥手,屏退了宫人,自己坐到慕容离身边,陪着他看奏折。




  等慕容离将手头上的折子放下之后,执明拿手拨开了他面前的奏折,耍赖皮般地趴在那儿。他对慕容离说道:“阿离,别看奏折了,我们出去逛逛吧。”




  对于某个人在自己面前这近乎于撒娇一样的动作,慕容离眉头都没皱一下,伸手越过他拿到了另一本奏折。




  执明:“……”




  他无语的把慕容离手里的奏折拿了下来,继续道:“阿离,我们出去逛逛吧。”




  慕容离看着他问道:“我不看奏折,你明天上朝的时候怎么回答?”




  “那就让太傅做决定就好了,”执明顿了顿,似乎发现自己说的不太对,立刻改口道,“我晚些时候把奏折全都看了便是。”




  慕容离不置可否,毕竟自己重新回到天权之后,执明又开始了不看奏折,天天混吃等死的生活。执明自知理亏,便想着要怎么转移话题。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慕容离就答应了他出去逛逛的要求。




  “不过你要答应我这桌上的奏折你都要看完。”他将最后几个字咬重了音。




  执明连连点头答应,他起身给慕容离拿来斗篷披上,节骨分明的手给他系上了斗篷的绳子。执明牵过慕容离的手,拉着他往御花园走去。




  御花园的羽琼花还没开,其他的倒是开的不错。火红的海棠压满了枝丫,引得慕容离驻足欣赏。执明见他似乎对着海棠挺感兴趣的样子,思索着要不要往向煦台里种上两株。




  和缓的春风吹动了慕容离的长发,执明伸手帮他理好,他看了看那海棠,又看了看慕容离,突然就想伸手摘下一朵,给别到慕容离的发上。




  慕容离哪能不知道他在想的什么,他看了执明一眼,对他说自己饿了。




  他这几日的胃口都不太好,再加上着凉,根本就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执明一听,马上吩咐人把药膳端到御花园里来。




  宫人们赶紧跑到御膳房把药膳给端来,精致的食盒里放着一些开胃的小菜和凉糕也一并拿来了。




  执明坐在慕容离身边,给他搅动着瓷碗里的山药粥,一边搅还一边笨拙的呼着气,想把这粥快点吹凉了别把他的阿离给烫着了。




  慕容离看着他那笨拙的举动,不由的笑了。执明瞟到慕容离似乎笑了,便抬起头来看看,却发现慕容离正在笑吟吟的看着他。




  执明被他的笑容晃了眼睛,问道:“阿离,你在笑什么呀?”




  慕容离摇摇头,接过了他手里的山药粥,应道:“没什么。”




  他说没什么,执明便乖乖的坐在一旁陪他吃东西。不一会儿,那小白瓷碗里的粥便吃完了,执明拿起筷子,往另一个碗里夹了块凉糕递给他。他却摇了摇头,说不想吃了。




  这下执明可就犯了愁,好不容易等他胃口好点,希望他能多吃点,现在慕容离只吃了一碗粥就说不吃了,他能不急吗?




  他想了想,对慕容离道:“要不你把这凉糕吃了,喝了药我们就回去向煦台?”




  “还有药吗?”慕容离反问道。




  执明点点头,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回去我就看奏折。”



评论

热度(86)

  1. 神经病的世界重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