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刺客列传]「执离」王与迷弟

梧筝:

舌尖上的男人》 


 


钧天头条:瑶光王子为看执明王一眼翘课,意外获赠亲笔签名假条


食评(???):执明王多金体贴。


 


期末聊发神经病。瞎写的,别认真。


亲友说我可能是个美食文化人。


 


*


 


执明是个传说中的男人


 


传说他吃过鲲鹏。


 


*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装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烤架。


 


北冥是个传说,也从来没有人见过鲲鹏。


 


可鲲鹏却存在在钧天的每一本美食札记里。


 


中原有国钧天,钧天以食为天。


 


传说中美味至极的鲲鹏一直让无数勇士趋之若鹜。


 


却又铩羽而归——


 


直至执明王出现。


 


*


 


民间的话本里,执明是吃遍四海九州的王。他的宫殿里有一座夕照台,夕照台住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顶级的大厨,存着吃不完的黄焖鸡。


 


执明吃的每顿饭,桌面上都集齐了川、鲁、粤、苏、浙、闽、湘、徽八大菜系。


 


而执明的所有事迹里面,每天都在街巷间传颂,最令人神往的是——


 


年少的时候,他孤身一人出宫,游遍了整个钧天,先是在天权的领海吃到了千年玄武壳做的龟苓膏,继而到天玑吃到了白虎精的虎掌,辗转到天璇吃到了朱雀浴火的烤翅,最后勇闯天枢吃到了青龙的龙须糖。


 


最后,他远游去到了北冥,带着一个锅和两个烤架。


 


虽千万斤,吾往矣。


 


 


至此,他登上了钧天美时周刊的封面,被评为主编啟昆评委近三百年来最伟大的王,没有之一。


 


 


*


 


“啧,我的夕照台高是高,可要是装得下什么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厨子,还不得建到月亮上。”


 


“是是是。”莫澜苦笑低头附和。


 


“这期的《思美食》又在作什么妖,待会太傅看到又来啰嗦我亏空府库了。给我封杀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莫澜忙不迭应下这祖宗的命令。


 


王宫里的执明王,一边为食评圈浮夸的作风担忧,一边翘着二郎腿啃着进贡的葡萄。


 


 


*


“实在是太厉害了!”


 


慕容黎捧着最新一期的《思美食》,双眼发亮。


 


“夕照台里面居然有那么多的厨子和吃不完的黄焖鸡!黄焖鸡!”


 


《思美食》是慕容离最喜欢的杂志,每一期都有执明的专栏,而且这期,还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


 


“执明王将……将不日前来瑶光???!”


 


 


*


瑶光是一个小国,没有什么好吃的灵兽。但这里有着全钧天最著名的厨艺学校,金翔。


 


学厨艺,哪家强,钧天瑶光找金翔!


 


每个从金翔出来的人,无一不上钧天厨师榜。而且据说执明王当年,也在金翔进修过一段时间。


 


所以哪怕金翔的门槛再高,每年六月份的高级厨艺考核过后,依旧有无数的爹娘,拿出他们珍藏或者祖传的千年老火腿,万年鲍鱼干去托人,挤破头也要把自家的崽送进金翔。


 


瑶光出名的还有另一样东西。这里有一条金矿。


 


是的,金矿的确没有什么好稀奇的,钱而已。可是奇就奇在,在瑶光得天独厚的气候环境下,这条金矿一带,长出了一种绝无仅有的松露,有着与黄金相同的色泽。


 


初代的瑶光国主,苦思了半年,给它取了个不落俗套的名字:


 


“就叫金松露吧。”


 


*


 


“据闻金松露入口即化鲜美甘润好吃得不可描述……”执明摇头晃脑,正坐在去往瑶光的马车上。


 


他这趟的目标就是赶上金松露的采摘期,要吃个爽。


 


“莫澜!”


“嗳!”


“天玑的煎饼和天枢的酒准备好没有?用来配着金松露吃的!”


“早准备好了!”


 


磨碎的金松露洒在热腾腾的煎饼上,蛋香带出松露的清香;随后再啜一口酒,酒香再与松露的味道交织在一起——


 


执明口水都要留下来了,眼前硬生生出现了幻觉,觉得瑶光城门就在眼前了。


 


 


“王上,我们到瑶光啦!”


 


“……哦。”


 


 


*


 


慕容黎他是真的好紧张。


 


作为瑶光的王子,他自然而然是金翔的高材生之一。


 


年年拿三好小厨师的他,从来没有请过病假。


 


更何况是——逃课。


 


但,你男神都到城门口了,你会不去看看吗?!


 


慕容黎手指卷着须徐,稳了稳心神对自己道,冷静!不都想好了借口么?


 


分明就是阿煦报错课表的错。


 


坚信自己这天早上没有课的瑶光王子,光明正大昂首挺胸地朝城门走去。


 


顶着一顶遮脸的大草帽。


 


 


*


年年人口普查报告交上来,慕容离都是怀疑的。


 


可这天他终于确信了,他瑶光真的还有人。


 


还是很多人。


 


出了学校门口没多远,城门往王宫的道上全挤满了来看热闹的情敌,有的人为了引起执明王的注意,甚至攀上了摊子的顶拉横幅。


 


这样别说是执明,就连执明的马都看不见。


 


机智如慕容黎立马跑上了一酒家的二楼露台。空气清新视野好。


 


他静静啃着瓜子。等着执明的进过。


 


*


 


执明从马车出来,亲自骑马慢悠悠地走进城门。每次人都那么多,跑太快马蹄踩到人就不好了。


 


他微微笑着向黑压压的人群挥手。一阵尖叫响起,有人大着胆往他身上扔礼物。


 


淹没在花海里面也没什么嘛,执明想。


 


然而下一秒他就觉得肩膀痛得像被石头砸了。他拿起那样东西一看。


 


是一只鸡蛋。


 


幸好是熟的,但执明总觉得哪里不对。


 


人们没想太多,只见他收下了第一个蛋,就大着胆子开始扔起各种吃的了。瑶光风俗嘛。


 


执明俨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移动靶。而越来越多人为了寻求一个扔东西的好角度,纷纷跑到周遭小筑的二楼


 


混乱着找路跑的执明,在漫天的海参鹿茸中,一眼就见到某间酒家的危栏边,被挤得张皇失措的红衣少年身体失去了平衡。


 


*


 


慕容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执明带上了房顶。


 


他只知道执明进城后,疯狂挤到酒楼二楼的人越来越多,见到执明的瞬间,栏杆边的他就摔下去了。


 


在空中的时候,他手舞足蹈想要拼命护住脸,蓦然地身体却一轻,一阵带着野花芳香的气息传入鼻尖,缓缓睁开紧闭的眼,他对上了一个玩味的笑——


 


太好了他明天不用上瑶光日报。


 


随即景色又唰地模糊了起来,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执明放在了房顶。


 


他愣愣地任由执明伸手帮他把吹乱的发理好:


 


“金翔的学生?”




*


 


执明认出了慕容黎身穿的厨服。


 


“这个时辰不用上课么?”执明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眼神却分明再说我逮住你了。


 


“我我我……”第一次逃课第一次被抓包的慕容小厨师终究是心虚了。


 


完了第一次跟爱豆说上话就给他让他知道我逃课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不良?急!在线等!


 


“噗哈哈,我逗你呢!”执明摸了摸他的头,从怀里掏出一颗松子糖,拉过慕容离的手,放到他手上。


 


慕容离顿时觉得身在云端,但他还是小心翼翼解释道:“这是我第一次逃课……听、听说你来了……”


 


“哦?”执明笑眯眯,“小美人你特地来找我,不知有何事?”


 


“没什么……”慕容离慢吞吞道,“我就想远远看你一眼……没想到就掉下来了……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小意思。”


 


慕容黎闻言雀跃地笑了笑,而后却又突然泄了气:


 


“不过父王知道我闹这么大肯定又要罚我切黄瓜了……”说罢他看了看底下的围观群众。


 


父王?瑶光的王子?执明挑了挑眉。


 


“小美人,”他的手轻轻搭在慕容离的肩膀上,慕容离转头看他,他直至地看进慕容离如墨的瞳孔里。


 


“别怕。”


 


 


 


*


 


“真的?”阿煦不可思议道。


 


“真的,”慕容离面无表情地颤着手掏出假条,“原本他只盖了他的私章,但后来怕在瑶光无效,就直接掏出共主玉玺盖上去了。”


 


回到学校的慕容黎,依然难以压抑心头的激动。


 


天啊,我逃课去看爱豆没带礼物,可爱豆居然还帮他批了假条。


 


此生不悔入执家。


 


阿煦看着他的迷弟样直皱眉。


 


 


“少主你太过分了。居然不替我要多一个签名。”


 


慕容离悄咪咪把衣袖里面的松子糖握紧了。


 


看来还是不要炫耀好。




—TBC?—



评论

热度(189)

  1. 汉宫秋梧筝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