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今天的王上有些不同【四象梗小段子】

植物君:

看到有太太画了四国王上变成四象的同人图,超喜欢!于是忍不住脑补了这些  (。・`ω´・)


☑刺1世界观


 =============================================


 




【天枢】


朝堂之上,仲堃仪像往常一样与百官一起跪下请安,在得到王上“众爱卿平身”的应允后站起身来直视大殿之上的天枢王孟章。


然后仲堃仪就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呛了一下。


他的王上还是那个王上,一袭墨绿色的衣衫,器宇轩昂地坐在龙椅上,身量虽然尚小,但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尽显。不同的是今日王上的发冠两旁多了两个小小的,像是鹿角的玩意儿,两个小东西一左一右戳在孟章的小脑袋上,显得萌感十足。


仲堃仪安慰自己,王上刚值舞象之年,喜欢这些猫耳啊鹿角啊之类的小玩具也是正常的。只是下了朝要劝劝王上,这些东西私(我)底(面)下(前)戴戴就好了,带到朝堂上来怕是要被苏瀚怼的。


正想着,旁边的苏瀚已经开怼了:“王上!您为什么没有批示臣昨天的奏报!我三大世家blablablabla……”


仲堃仪心里犯嘀咕:苏瀚怎么放着这么好的素材不怼呢?我都想好怎么帮王上怼回去了。(´・_・`)


随着三大世家言语愈发刻薄,孟章怒气槽成功读满。只见一条青绿色泛着寒光的龙尾猛然从他身后甩出来,啪啪啪拍了三下桌子,朝堂顿时安静下来。


仲堃仪:哦,原来不是鹿是龙啊。。。


。。。。。。


卧槽是龙啊!!!


苏尚卿!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你快看!王上变成龙了啊!!! Σ(゚Д゚≡゚д゚)!?


苏瀚仿佛没感受到仲堃仪灼灼的目光一般,悠悠然叹了口气,道:“王上何须动怒,臣不再逼您就是。”


站在后方的文武百官也齐齐向孟章一礼:“王—上—息怒——。”


孟章平复了一下怒气,道:“那便这样吧。”


仲堃仪:Σ(゚д゚;)


究竟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下了朝,孟章宣仲堃仪单独议事。


仲堃仪:王上不会想吃了我吧?  Σ(`д′*ノ)ノ


当然事情并没有仲堃仪想得那么可怕。孟章顶着两个小小的龙角仰头望着他,一边把身后拖着的龙尾甩得啪啪响一边道:“我看仲卿今日上朝一直心不在焉的,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仲堃仪赶紧摇摇头:“谢王上关心,臣并无烦心事。”


“那就好,”孟章绽开一个软萌的笑脸:“爱卿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若是有什么烦恼一定要说与本王知道才是”。说着用自己的尾巴小心地勾了勾仲堃仪的衣摆。


仲堃仪捂住鼻子,一遍遍地警告自己不要对幼龙做出什么禽兽的举动。


 


 


 


 


 


【天璇&天玑】


听说王上又把自己关在寝殿里不理朝政了,忧国忧民的公孙副相急忙赶往寝殿。


推开门还没看清楚王上在哪儿,公孙副相就急急道:“王上您不能这样啊!天璇的子民还等着您更进一步呢!古语有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您这样怎么对得起裘将军在天之灵,已故的吴老将军也……”


六行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地上怎么铺了羽毛毯子?还是大红色的。红色太鲜艳了,吾王本来眼神就不大好,宫里人怎么做事的怎么能铺这么毁眼睛的毯子,得赶紧命人换掉。


陵光婀娜地坐在妆台前,回过身泪眼朦胧地望向公孙钤:“副相,劝谏就劝谏,你怎么踩孤王尾巴呢…..”语气好不委屈。


公孙钤:(゚▽゚*)????


随后公孙副相用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接受了现在的状况。


他家王上袅袅婷婷地坐在矮凳上,火红色的朱雀尾巴从衣服的后摆下面拖出来,蔓延了整个寝殿,本来宽敞的寝殿现在竟几乎看不到地面的颜色了。他的老师丞相大人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羽毛中自己扒拉出了一小块地方,正站在里面笑眯眯地与王上议事。


公孙钤:丞相大人您真的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Σ( ° ▽°|||)


陵光冲他招了招手:“副相来孤王身边说吧,注意点脚下。”


公孙钤:王上下官做不到。。。。


 


半个时辰过后,公孙钤还是在丞相大人的指点下来到了陵光的身边。


见到自家王上眼含泪花的样子,副相大人立刻就想起了此次前来的目的:“王上,您今天又没有去上朝,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伤心事吗?”


他不说还好,一提起来陵光就炸了。小朱雀狠狠地一拍桌子,道:“昨天派到天玑做友好访问的使臣传信来与孤王说,蹇宾那厮竟然在王宫里捕鸟!有鸳鸯、锦鸡,还有鹦鹉!你说他是不是没把孤王放在眼里!他公然挑衅孤王是不是想战!孤王怕他不成!把他毛给薅秃!”


公孙钤:嗯?您说什么? (⊙v⊙;)


陵光没等公孙钤回答,抄起桌上的云藏,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操作,就对着剑气鼓鼓地说道:“喂?齐之侃吗?那只死白猫想好没有?要不要现在立刻来向我道歉?!”


从剑身上传来了齐之侃略显慌张的声音:“喂?天璇王啊,我家王上现在可能有点忙,晚些时候一定登门向您道歉。”


 


天玑国大殿里。


蹇宾顶着两个半圆形的虎耳,一双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来进谏的国师,瞳孔已经兴奋地缩成了一条直线。衣服后摆被藏在内部的尾巴顶起老高,还在频率很高地左右晃动。


“国师此次前来一定是有要紧事,哎呀你别动,对就站在那儿不要往后退!”蹇宾一边说一边在脚下倒腾着小碎步,这种步伐养过猫的人一定非常熟悉,就是猫科动物在扑向猎物前计算自身定位的步伐。


国师已经满脸大汗,正在犹豫是冒着被当作猎物攻击的风险把新观察到的星象添油加醋地说一说,还是珍爱生命远离王上。看到蹇宾说话时露出的锋利的虎齿,国师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


 


蹇宾看着国师以从未见过的速度跑出大殿,一脸惋惜地舔了舔牙齿。


齐之侃见状赶紧上前行了一礼,道:“王上,刚刚天璇王又一次联系了微臣,他说您要是再不立即停止捕鸟……”


蹇宾拍了拍齐之侃的肩膀,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随后牵着自己家齐将军的手走进内室坐到了床上。


齐之侃听见自家王上喉咙里发出了愉悦的咕噜声。


 


同一时间在天璇寝宫内。


已经被公孙副相安抚好的陵光也和自家副相并排坐在床上,将自己华丽的尾巴围成了一个圈,把公孙钤圈在了自己身边。


陵光幸福地靠在公孙钤的肩膀上,道:“副相若是觉得这样不合礼数,可自行离去,记住一定不要再踩到孤王的尾巴了。”


公孙钤:(´;ω;`)


 


 


 


 


 


【天权】


难得心情好想要找王上商议一些事宜,慕容离走在去往执明寝殿的路上。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寝殿里面传来了执明的哀嚎:“救命啊!谁来救救本王啊!!阿离!阿离!!!”声音可谓撕心裂肺,万念俱灰。


天权治安这么好,还隔着昱照山,也会有刺客来行刺吗?


奈何执明叫得实在是凄惨,慕容离还是加快了脚步,并抖出了藏在洞萧中的燕支。


推开门,慕容离盯着面前的景象沉默了三秒。然后冷静地关门,扭头就走。


里面谁啊?我不认识。 눈_눈


 


日常来陪执明逗羊的莫澜看见慕容离冲出执明寝殿,连招呼都不跟他打一个,头也不回地走远了,疑惑地摇摇头,走进寝殿。


 


“哎呀王上!您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来,我来帮您翻过身来!下次没有宫人在的时候您可得小心一点啊,要不是我来,您还不知道要在地板上躺多久呢!什么?阿离刚刚是不是来过了?来过了呀,又急匆匆地走了。”


“哎呀王上!您怎么又摔了!您的壳太重我没力气了呀!”


 


 


 


 


 


==============================================


秉承天权画风与他国不同的优良传统


自己被自己的脑洞逗到了233333


 

评论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