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仲孟/齐蹇/裘钤光/刺客AU】和亲纪事

一个猫饼:

全员小王子设定




1

我叫慕容离,今年十八岁,是瑶光国的小王子。

瑶光乃当今钧天共主启坤帝治下的五大诸侯国之一,境内有几大金矿,担钧天铸币之责,国内还算富庶。

作为堂堂一国的皇室子弟,我的成长过程似乎实在是过于顺利了——我的父王下朝后会教我舞剑,母后每年生辰会用红绳为我编一根穗子,大哥曾向宫中乐师请教,亲手为我做了一支洞箫。

说好的兄弟阋墙冷酷父王后宫争霸呢?

"阿离,你街上的话本子看太多了。"

母后抚摸着我的头温柔地对我说。

"现在流行育儿方法是皇子要宠着养,听说缺少家庭温暖的皇子喜欢出去瞎搞事情,动不动就弄得别人国破家亡的。"

"而且,我们钧天是一夫一妻制。"

......

"哦。"









2

我有一个叫阿煦的好朋友,他自幼身体不好,但是读过很多书,是个很厉害的人,十分擅长出谋划策。

阿煦在策划恶作剧方面造诣尤其深,他的事前谋划加上我与生俱来的面瘫脸,搞事情和事后甩锅的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天天把宫里弄得鸡飞狗跳的。

并不明白为何我自己如此喜爱搞事,可能是继承了某个平行宇宙的搞事基因吧。

所以可想而知,在被秉持着"充分尊重皇子兴趣爱好"教育理念的父王母后送去天枢学宫学乐器时我和阿煦是如何依依惜别,一年后终于学成归国再次见到阿煦的我又有多么激动。

我跟父王母后和王兄匆匆请完安就想拉着阿煦往外跑,没想到父王把我叫住,告诉了我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阿离,你得准备准备去和亲了。"









3

父王和母后高高在上地坐在龙榻上,面沉如水。王兄一身红袍立于榻侧,眼神中带着得逞般的轻蔑笑意。我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阿煦,阿煦轻轻挣开我的手,低头避开我的眼神。

像是突然被拖入无光的永夜里,夜色如水地包裹着我,寂冷刺骨。

我愤怒地战栗着,颤抖着抬起一只手指向那个被我称为父王的男人。

"你..."

"打住。"

有人开口打断我,我回过神来。

"阿离,母后早跟你说过遖宿的话本子要少看一点。"

母后痛心疾首地看着我。

"你刚才脑补以一场爹不疼娘不爱的被迫和亲开头的宫斗话本子情节的时候,不小心说出来了。"

......

"哦。"









4

不过作为一个接受过天枢学宫先进教育的小王子,我还是得据理力争一番。

"凭什么我就得去和亲?"

父王对我招招手,让我坐到他和母后中间去。

"傻孩子,你是一国皇子,和亲不是我们找对象的正常方式吗?"

"再说了,又不是父王母后擅自给你定的亲,你可以多见几个皇子,自己慢慢选嘛。"

好像有点道理...

不对!

"天玑的太子蹇宾定的就不是和亲!"

我反驳。

父王笑了。

"人家蹇宾和小齐青梅竹马,定的是娃娃亲,当然没人拆散啦。你又没有小冤家定亲。"

"我有阿煦啊!我可以娶阿煦!"

我不假思索地说,等反应过来才发现阿煦坐在我大哥身边,平日里苍白的脸涨得通红,父王母后都用一种奇怪的好像憋着笑的表情看着我,大哥一脸无奈。

阿煦眼神躲躲闪闪地不敢看我,细瘦的手指绞着宽大的袖袍,声音细如蚊蚋地说,

"阿离,我倾心于你大哥,今年秋天就要定亲了。"








5



什么?

什么?!!!!!!!









6

大家好,我叫慕容离,是瑶光国的小王子,刚刚得知我大哥趁我外出求学时把我最温柔的小竹马拐走了这个事实。

哦,不对,按年龄算其实他俩也是青梅竹马,还是养成系。

而现在那个听见恋人亲口说出心悦自己的傻大个正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把我的小竹马搂在怀里,非常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简直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个世界上没有爱了,来人,把我的话本子拿过来。








7

父王和母后终于从眉开眼笑地注视着瑶光未来的王和准王夫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开始继续跟我解释和亲的好处。

"和亲也可以很幸福啊,你看你母后不是从天枢和亲过来的嘛,我俩不也过得甜甜蜜蜜的。"

"对呀,天玑、天枢的王上和王后不也好好的嘛。"

"并不。"

我冷静地指出。

"你们忽略了天璇王和他来自天玑的齐姓王后。他们俩一个重文一个尚武,一个喜欢公孙钤一个偏爱裘振,陵光被他俩烦得都想剃头当和尚了。"








8

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我和父王母后谁也没有说服谁。父王母后坚持要我先见见其他皇子再下结论,我反对无效,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我很不爽,不禁对半月后过来瑶光玩的孟章大倒苦水。

我母后姓孟,来自天枢,孟章叫她姨娘,算起辈分来, 他还是我的小表弟。我俩从小就经常互相串门,又在学宫里一起读书,自然很是亲厚。

孟章睁着大眼睛听我抱怨完一大通什么"应该崇尚自由恋爱""自古相亲无真爱""我哥无情拐走小竹马"之类的屁话,若有所思地问:

"和亲真的没真爱吗?"

"当然啦!"

花园里四下无人,我与孟章坐在凉亭里,百无聊赖地捡地上的石片打着水漂,一边随口答道。

"冲着成亲去见面,怎么会有真爱。我父王母后,你父王母后,哪个不是先彼此心悦再和亲的。"

"哦~"

一个哦字被他拖得千回百转。

池边上的石子被我捡没了,我拍拍手坐到孟章身边。

"怎么样,小孟章,最近还好吗?我走了苏翰他们没欺负你吧?"

孟章跟着我们其他诸侯国的学子一起在天枢学宫学习,有三个老师是天枢老臣,观念十分陈旧,对孟章管束特别严,这不许做那不许干的。我在的时候经常拉着孟章上蹿下跳,搞破坏顶嘴气他们,孟章的父亲天枢王也是被这三个老古板教出来的,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对我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场面相当欢乐。

孟章摇了摇头。

"那倒没有,我这次来是有正经消息告诉你的。"

"什么?"

我坐直了。

孟章低头笑了一下,耳根渐渐红起来。

"阿离哥哥,我要定亲啦。"

"什么?"

"就是跟仲堃仪,你认识的。"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经常跟在孟章身边给他买糖雪球的圆圆脸。

"他是天璇王陵叔叔的义子,本来我们这是和亲的..."

他很可爱地歪了歪头。

"不过照你刚才这么说,我们应该算是自由恋爱吧。"









9

我叫慕容离,我最可爱的表弟要和他爱喝假酒的男朋友定亲了。

我还是只单身狗。









10

孟章被他阿煦哥哥叫走了,慕容离闷闷不乐地坐在池边。

其实我不想和亲是有原因的啊。

他想起学宫中那个整天阿离阿离叫个不停的人。

吊儿郎当地染着一绺紫毛,每天前前后后地围着自己转。

吹箫的时候拉着小跟班在旁边卖力鼓掌,闯祸了之后主动跳出来为自己承担责任。

冒着大雨上街买一盒刚出炉的桂花酥,披着透湿的衣服把一点都没潮的桂花酥塞进自己怀里,转天就结结实实地着凉了。

搜遍了学宫的每个角落在一颗大榕树上找到了原本坠在箫上的母后手编的穗子,却因为恐高哇哇大叫着不敢往下跳。

......

他从未说过喜欢,他便只当作不知道。

硬撑着,撑到离开那日,他没有来送别。

他一气之下回了瑶光,现在想来才发觉,其实他是喜欢的。

怎么会不喜欢呢?

不喜欢怎么会常常支使他做这做那,不喜欢怎么会看到他生病会觉得心疼,不喜欢怎么会日日故意在他快来的时候吹箫。

不喜欢怎么会在现在不开心的时候,下意识地往池子里打水漂解闷呢。

还不是他教他打水漂时说过这是他不开心的时候会做的事嘛。

"唉。"

慕容离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他从未在钧天听过执姓,看他穿着应该是其他国家的富商之子,现在大概已经回国了吧。

说不定已经定亲了呢。

像我即将要做的一样。










11

一袭白衣的瘦弱男子站在廊下,静静地看着庭中闷闷不乐的红衣少年。

晚风吹来,他轻轻咳了两声,一件斗篷被轻柔地披在肩上。

"夜来风凉,多注意身体。"

背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他顺着怀中恋人的目光看去。

"怎么,在担心阿离?"

"没事,"

白衣少年笑着摇摇头。

"只是想起今天在驿馆见到的和亲使团中的那个人。"

"那位共主胞弟,未来的天权侯也是这样,不开心的时候就坐在池边,一个接一个地打水漂。"

"只希望他们明天相见的时候场面精彩一些,才不枉我花费的这番苦心啊。"





























填完啦!刺客设定全员放飞ooc的小甜饼!
(注:这个刺客设定不是刺客列传原剧设定,是我自己写的《刺客》设定,详情参见上篇文章)
团宠葱成就达成!
喜欢请给我留评论!
特别是你们留言说要看的那些!
最后,跟我念:
搞事,我只服阿煦

评论(1)

热度(234)

  1. 神经病的世界一个猫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