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戬杰]查兔叽饲养指南(黑道公子哥×富家小少爷后续)

酥糖方:


  大公子自接手朱家后便搬到老宅。
  老宅在复兴西路中桐街,隔两个街区就是原本的查宅,只是如今自然换了主人。
  穿堂风吹过回廊,空荡荡的寂寞爬上墙边的蔷薇。
  朱戬难得忙里偷闲,坐在暖暖的太阳底下,摊开账目样的本子,细细看起来。保镖偷偷瞄一眼,呵,还以为是陈年的旧案,竟然是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的生活杂记,大公子正盯着“如何饲养兔子”一章看得愉悦。
  保镖收回眼神,摇摇头。
  大公子是真的变了。
  暂且不说生意上如何雷厉风行,倾服一众反对者这等理所当然之事。
  黑底龙纹的唐装收进箱底,取而代之的是熨烫良好的黑西装白衬衫。大公子皱了眉头臭着脸学会了打领结。不过领结时常被大咧咧扯开,松松垮垮搭在不好好扣上顶头扣子的衬衫领口,可怜兮兮的样子,衬得大公子风流倜傥放荡不羁。
  戏园子不听了,名角儿不捧了,改去电影院凑热闹。上月还特地包了场,请弟兄们去看了场电影。
  黑白画面,烟火年华,光怪陆离的人事离合,至终如一的少年,澄澈的眼眸。
  回身浅笑,灿若明兰。
  忘记说,那电影,是查少爷主演的。
  大公子盯得目不转睛,眼神深沉如水,简直能把光屏里的人抠出来,谁也不许多看一眼。
  这么强烈的占有欲,却舍得让这样宝贝的人被众人看到,大公子也是个为情所困的痴人了。
  查杰在茂名南租了一间小公寓。
  朱戬去找过他多次,想劝他搬到朱家老宅。查杰淡淡的,仿佛那晚神通的交心不过是暧昧环境下的一曲乱章,扰乱自作多情的人心。
  查杰坐在公寓狭小客厅的藤椅上,微微仰起好看的脸,干净的眼睛对上朱戬沉喑的眸子:“我要当演员,拍电影。”
  电影行业兴起有段时日了,朱戬不是不知道,但是,一想到拍电影的是查杰,心头的酸疼不适不由自主地外溢。
  他的小少爷,那么矜贵,那么夺目,本就该好好养在幸福的家里。现在却要为命运的不公,让自己曝露在世人指指点点的眼光里——于情于理,他都难以接受。
  更何况,他朱戬,虽说没有遮天揽月的本事,护一人周全的能力还是有的。遑论这个人还是他,心心念念的唯一。
  朱戬站在查杰面前,身影几乎把他笼住,低沉的目光逼得查杰移开视线:“查杰,跟我回家不好么?你忘了我说的?你朱戬哥哥说要罩着你就会说到做到。老宅有不少中式园林,你肯定喜欢,可以写生……”
  朱戬话没说完,查杰轻轻地撇开头,慢慢站起来。他不如朱戬高,视线自然低垂下去,在朱戬肩上找到落脚点。
  “我,想当演员。”查杰声音软软的,带着不易察觉的坚定。
   朱戬愣在原地。
  他可以为查杰设想一系列生活,却忘记,这个人啊,他始终没能抓住,他不是他圈养的兔子。
  是他忘形了。
  半晌,朱戬好好将查杰打量一番,掠过他精致的眉眼,嫣红的弧度好看的嘴唇,纤长的脖颈,再到单薄的身子。
  他的拳头握紧又无力垂下。
  原来,只要他的一句话,就可以推翻自己的全部构想。
  朱戬,你认栽吧。朱戬在心底苦笑。
  查杰是被星探挑中的,很快,他拍摄了第一部电影。
  电影名字叫《琅城》。
  朱戬翻看过查杰的剧本,越看越觉得,电影里的少年,活脱脱是翻版查杰。同样从云端跌落,同样美好如斯。
  只是电影里,查杰饰演的陈家少爷遇上了一位蕙质兰心的姑娘。
  饰演那个姑娘的是个很有名气的女演员,清纯惹人怜爱的款。
  要搁在早些年,朱戬还真对这类姑娘有些兴趣,只是现在,满眼满心都是一个人,再容不下分毫。去探班时,见着两人同框拍戏,心底都酸成陈醋,撇着嘴跟身边人嘟囔,这姑娘还比不过查杰腿细腰长的好看。保镖听了想打人,是是是,查少爷最好看了。才不想揭穿大公子曾经捧过一个唱昆曲儿的就是这种款型的呢!
  保镖不敢说话,只敢附议,抬头看看场内对戏的两个美人,点头,您说的都对。
  朱戬一看保镖盯着查杰看了一眼,气得狠敲一下大高个的头:“让你看,不许看!”
  保镖:……
  然而朱戬虽有地位有钱,可是眼睛是长在别人身上的,他又不能全给抠了。一天闲下来的时候想到,他的小祖宗又在被别人盯着看了,心里堵的难受。
  于是,行动快于思想,等回过神来他已经来到片场了。
  这次,查杰饰演的是一个戏子,水袖霞冠,妆画的妖娆。
  朱戬一进片场,就看着查杰一手拿着剧本,一手拿笔,似乎在圈画。时而皱一下眉,挑一挑眼,孩子气与稠丽的扮相既矛盾又融合,诡异地达成平衡。
  几天没见了,一见面就是如此画面。朱戬自觉心跳不太正常,蹑手蹑脚走到他边上去,好吧,仙气飘飘的小少爷在画王八。
  圈圈杠杠,活灵活现,完全不像。
  王八画的是真不好看。
  可是他的查杰,真是好看到没边了。
  朱戬感觉自己可能要心率衰竭,定定神,他抽走查杰手里的笔。
  查杰抬头,有丝莫名惊慌,但一看到是他,神情立刻软和了一点,嘴角不自觉弯弯,这个小表情大大取悦了朱戬。
  朱戬笑,桃花眼里柔情的光简直要溺人。
  查杰小声问他:“你来干什么啊?”
  朱戬半蹲下来,跟他平视:“来看我的小祖宗啊。”
  查杰耳尖显然红了,他咬咬唇,纠结地看看朱戬,又看看天,最后憋出一句:“知道了。”
  还是经不起调戏啊。朱戬暗戳戳乐乐。
  有他在,至少没太有人敢难为查杰。虽然查杰自身也优秀,可他就是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春天的暖阳已被冬雪覆盖。查杰穿一件大衣,火狐毛暖暖地围在颈部,小脸白净清爽,整个人像一只小动物,惬意懒散地窝在床上。
  朱戬来找他时,寒冬腊月的风刺骨地刮。小公寓没什么生暖工具,冰凉凉的。朱戬一看,小少爷鼻尖冻得通红,心疼的不得了,说什么也不管,要把人拖到老宅过冬。
  查杰困顿地半躺着,他上部戏刚杀青,好容易歇会儿,才不想折腾。
  朱戬看看他不动,也不管他,只一伸手一用力,轻轻松松把人整个儿抱起:“行了,乖,跟哥哥回家。”
  查杰被朱戬的动作惊到了,微张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傻呆呆的样子真像被吓到的兔子。
   一路抱着查杰进门的朱戬接受了来自保镖小弟厨娘花匠各路人的眼神慰问。
  老宅生起烤炉,暖和极了。
  查杰被放到沙发上,乖乖坐着打瞌睡。
  朱戬去给他端碗姜汤,刺鼻的怪香让查杰鼻子动了动,也不睁眼,就着朱戬的手喝了几口,无意识地蹭蹭朱戬的手腕:“困……”
  朱戬差点摔了碗。
  天哪,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被小祖宗萌到窒息。
  但是好不容易拐回家的小少爷,绝不能放手。
  朱戬摸摸心脏,深深觉得对不住它。
  查杰慢慢变得开朗一点——虽然外人看来,查少爷依旧是冷淡腼腆没有变化,但是朱戬能明显感受到,他对他的信任与依赖,慢慢地,增加。
  查杰的电影越来越受欢迎,他本人也越发受追捧。
  自然,他的身世便被扒出来。
  富家少爷跌落云端的故事,有人同情,有人落井下石,恶意污蔑。
  查杰面上冷淡,从不回应。
  上流社会的人不敢随意议论,因为有朱戬在,他们还没资格开口。
  但是,普通民众才没有约束。
  一时间,假假真真的流言传闻甚嚣尘上。
  朱戬听到这些言论,火气直冒。仔细想了想,还是买了一些报纸刊物写写正面东西,引导舆论。心里却是后悔得不行,早知如此,当初说什么也不要让他的小祖宗进什么电影圈,平白受这些污蔑。
  回到老宅,两人一起吃一顿晚餐。
  朱戬特意拿出一瓶西洋酒——他怕查杰喝不习惯。
  查杰乖乖地看着朱戬倒酒,猩红的液体漫过半杯,朱戬停了。
  “好了,就给你喝这么多。”朱戬把杯子递给查杰。
  两人坐定。
  起先沉默,沉默。
  朱戬狠狠闷一口酒,觉得西洋酒还是不爽利,抬头看到查杰闷声不响地已经喝完了杯中的酒,粉粉的舌尖勾着唇边划一圈,意犹未尽的模样,脸庞微红。
  朱戬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莽撞地伸手按住查杰想碰酒瓶的手:“好了,够了。”
  查杰像是突然来了脾气,甩开朱戬的手:“别管我。”
  朱戬不知自己究竟怎么了,一下被激怒一般,突然站起来,一把将人拽过来,查杰像是懵圈的木偶,直直撞进他怀里。
  “朱……戬……”查杰呢喃,却没有立刻推开。
  “妈的!”朱戬低声骂了一句,该死的西洋酒。
   他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
   下一秒,查杰突然抬起头,双眼朦胧地盯着他,又舔舔嘴唇,仿佛明知故犯,向他露出微笑。
  朱戬完全疯了。
  不只是谁先动了,两个人的唇碰到一起,激烈得难舍难分,舌尖带着酒的清香,交换。
  手指滑进衬衫,灵活地挑开一颗颗扣子,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里,瑟缩一下。朱戬立刻感觉到了查杰的不适,一个公主抱将人抱到卧室。
   查杰迷茫地看着他,朱戬心底暗骂一句自己,手上却握住查杰的手,让他将自己的领结打开。
  水蒸气在玻璃窗上蔓延。
  朱戬自额头向下,一点点细碎地吻着,在嘴唇和锁骨处流连,然后向下一点。手上顺着查杰纤细的腰肢下滑,或轻或重,留下蘼艳的印记。
  两人光裸的皮肤紧紧贴着,朱戬伏在查杰耳边,轻声说:“腿分开点儿宝贝儿……”
  查杰完全陷在奇异的迷乱里,不由自主地顺从。朱戬伸手摸床头抽屉里的东西,摸出一方膏体,迅速打开。
   扩张以后,朱戬慢慢进到查杰身体里,不断吻着他的唇,查杰果然不适应,左右扭动几下,激得朱戬一挺身,接着便是满室靡靡之音,高高低低……
  朱戬醒过来时,怀里的人还在睡,清秀的眉目舒展,乖巧可人。
  吃到查兔子的朱戬心满意足,满脸餍足的微笑,紧紧搂着怀里的宝贝。
  查杰醒过来时,便撞进朱戬深邃的眼眸。粘稠明亮的目光,简直要把他裹住。查杰瞬间脸红,一下缩到被子中去了,引得朱戬轻轻地得意地笑。
  哼,有什么好笑的。
  千辛万苦拐到查兔子的朱戬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惊得下属左不敢动,右不敢移。
  保镖小弟默默在心底祝福,恭喜大公子,恭喜大公子,所以,能不折腾我们了吗?
  老板心情太好想整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朱戬递给查杰一个盒子。
  查杰不解,朱戬说:“你打开。”
  盒子里是一串钥匙。
  查杰一看到这东西,眼圈红了一下,吓得朱戬忙揽着小祖宗,左右赔不是。
  查杰眨眨眼睛,问:“你什么时候买下的我家宅子?”
  朱戬摸摸鼻尖:“一开始被抵押的时候,我就叫人留下了,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唉,你看我这事儿办的。”
  查杰眼睛湿漉漉的好看:“谢谢你。”
  朱戬一下被砸中了,表情纠结可笑的很:“啊?你……喜欢就好……”
  查杰终于真心实意笑了一个:“那陪我去一趟吧,既然房子是你买下的,我想东西还在。”
  朱戬乐得陪同。
  查宅虽然大半年没人住,但是一看就有人定期打扫。
  查杰毫不犹豫地走向他的房间,朱戬跟在后边,乐呵呵的:“哎呀,这是我们查少爷的闺房吗,哈哈哈哈……”
  查杰也没理他,径直走向一个柜子,打开,白纸黑字,那一叠可不正是当初朱戬写给他的字?
  查杰把它们拿出来,在朱戬面前抖一抖,理所当然:“这才多少啊,一首诗都没完,拼到一半多就没了,回去继续写吧。”
  朱戬一看,竟然是被何裘打断的送字计划的字,心里顿时美滋滋的:“你都还留着啊。”
  查杰把头偏过去:“忘记扔了。”
  朱戬笑着看他一脸傲娇的小祖宗,揽着人家的肩,调笑道:“那我给你写凤求凰好不好,写一千遍一万遍,一辈子……”
  “哼……写这么多做什么?浪费纸笔。”
  “那就写一句好了。”
  “什么啊?”
  “三更时节柳树前。“
   风花雪月在笔尖。
 
 
  【完】

评论

热度(142)

  1. 铁徐伍史酥糖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