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戬杰】The animal(AU)

梨纱lisa:

猫化斯德哥尔摩底迪和驯化师葛格


-------------------------------


这篇不甜,而且有点变态狗血


我是刀梨,慎入!慎入!慎入!


真的要慎入!


--------------------------------


【戬杰】The animal(AU)




喘息凝滞喑哑
黄昏生出噬人的利爪
暗夜支离撕咬的獠牙
柔情的鲜血绽放成一朵绝情的花
锋利的笔画
刻上末路天涯

 小野兽被送来的时候,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朱戬被十八连环夺命call从温暖的被子里炸醒,人手不足,他被迫中断年假赶来,顶着无暇整理乱糟糟的鸡窝头,是飚了一百迈的速度开车到了基地。

 人类的进化与返祖在这个时代奇妙的融合了,科学统计,约有0.002%的人类带有变异的野兽基因,而这些人当中99.99%以上终生不会显现特性,是与普通人无异的生老病死,连本人都不知道。

 而剩下的0.001,会显现出返祖特征,肉体和思想兽化,由于有影响社会的潜在威胁,所以一旦被政府发现,无一例外,都会被立刻处决。

 五年前,在道德和舆论的推动下,由政府批准,一群科学家成立了这个实验基地,在这里,被抓捕的兽化人将接受为期七天的改造驯化,使他们蜕化兽性。

 驯化成功的将被放归社会,至于不能被驯化的,依然逃不脱被处决的命运。

  朱戬已经在基地作为驯化师工作了两年,虽然外表看起来玩世不恭,一头黑色的凌乱短发外加不经意间露出色彩斑斓的刺青,但他的的确确是一名优秀的员工。

  新来的小野兽趴在半人高的笼子一角蜷缩成了个小团,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一头软软的黑发乖顺的服帖着,猫科类的异化基因使得他头顶支着一对奶黄色毛绒绒的尖耳朵,白衬衫下摆掩盖的末端伸出一根细软的尾巴,无力的垂在了地面。

 人畜无害。

 如果忽略他搭在地面上的尖利指爪间残存的红色血液。


  呼出一口白气,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朱戬慢慢的靠近笼子,小野兽似乎是在昏迷,丝毫没有感受到朱戬的存在,旁边的工作人员二话不说拎了一桶冰水,隔着铁笼铺天盖地的浇了下去。

 笼子里的小孩子立马清醒了过来,是溺水般的呛了一大口气,带点迷茫的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非常好看的白皙脸庞,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淡色的嘴唇柔软的像温润的果冻,一双大眼睛懵懵懂懂,长睫毛扑闪着未经世事的可爱单纯。

 还有那一对妖异的金色双瞳。

 朱戬接过了工作人员递来的档案,小野兽叫查杰,二十三岁,美大研究生,勤工俭学在画室打工的时候突然变异,攻击了教授,并且致死。

 至于杀死教授的原因,朱戬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不点,那张好看的过分的脸,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身,他就像一片雪后纯白无暇的广袤平原,总会有人心痒难耐的想去玷污染指。

 原本他兽性显现致人死亡是应该即刻被处决,但是高层的人可能也憎恶着教授的无耻并同情着查杰的遭遇,便给了他这次接受驯化的机会。

 听天由命的另一层含义。

 只有10%的兽人成功的走出驯化基地。

 有些甚至直接死在这里。

 看过马戏的人都知道,驯化野兽哪里有什么文明道理谆谆教诲,无非就是,

 鞭子与糖果啊。

 蹲下来凑近了笼子里的小不点,直直的盯着他那双眼角有点下垂的大眼睛,像是终于清醒看到了周遭的情况,暴躁的小兽瞬间警戒的背起了两只尖尖的耳朵,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呼吸声,金色的眼瞳射出灼人目光,呲开两颗锋利的尖牙,是隔着笼子向面前的陌生敌人胡乱的挥舞着爪子。

 朱戬丝毫不在意的看着笼子里愤怒的困兽,顽皮的扯了一个痞痞的坏笑,是伸出双手敏捷的一把抓住那两只胡乱攻击的小爪子,紧紧的扣在一起,轻声说道:

 我叫朱戬,

 小崽子,请多指教。

  根据规定,改造期间,驯化师和被驯化对象全天二十四小时单独相处在这个密闭的巨大场地。

 因为每分每秒,都可能是决定他生死的关键。

 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笼中困兽,他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脸。

 那双水光荡漾的深邃桃花眼里,再不带了任何的感情。

 

PART 1

48小时,不眠不休,断水绝食。

 在躁郁中压抑本能。

 听说过熬鹰么?


  那双细白的手腕被扭在背后,冰凉坚硬的手铐将它们紧紧的铐在一起,粗重的铁链在单薄的身体上绕了两圈最后被垂直挂在屋顶正中的铁环上,就这样被无助的吊离地面,安静的房间里,无数巨大的白炽灯从四面八方瞬间亮起了刺目的光,即使闭上双眼那些强力的光线依然可以顽强的直射进金色的双瞳,避无可避。

  四肢无法活动,疲倦到了极致的身体渴望着短暂的休憩。那些过分明亮的光线时刻刺激着感官,是恨不得挣开桎梏将它们统统毁坏砸碎,却又无可奈何。
  是被遗弃在极昼的世界里,孤独一人,天地不应。

  朱戬安静的坐在场地连带的休息室里,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器,每当查杰有丝毫沉睡的迹象,便马上按下按钮。

 会瞬间从上方喷下刺骨的冰凉水柱,在寒冷的室内彻彻底底的灌顶而下,从身上坚硬的金属锁链间穿流,直冻的人浑身战栗,牙关颤抖。

 连抽离意识,都做不到。

 时间一点点消逝,寒冷困倦与饥饿交错折磨,本能的渴望着温暖与食物,却一无所获。


   起初他还能挣扎着嘶吼,后来声音慢慢的减弱,到最后只剩下了几不可闻的呻吟。
  是灵与肉的一种征服,在漫长而徒劳的挣扎结束后,被本能的疲惫饥渴与痛苦折服,不得不抛却了所有的尊严与倔强,卑微的低下高傲的头颅。

 这漫长的折磨足足进行了三十五个小时,那具瘦弱的身躯在寒冷中不停的发着抖,细微的呜咽声都听不见了,朱戬似乎有些不忍,走出监控室来到查杰身边,想查看他的状况。

 被吊在天花板上的小野兽无力的垂着头,两个尖尖的毛耳朵也无力的耷着,黑发柔顺的落下来挡住了他的眼睛。

 依稀察觉到来人,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才终于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驯化师。

 朱戬惊奇的发现小野兽金色的妖异瞳色褪去了,变回了他从未见过的本色,一汪清澈的仿佛山涧泉水的黑眸里,哪有野兽本能的暴戾与血腥,有的只是仿佛一个小孩子般无声的哭泣和令人心痛的迷茫。

 如果有外观蜕化回正常情况,阶段便可以提前结束。

 朱戬赶忙的按下按钮放下了被吊到站都站不稳的小不点,摸着他瘦弱的脊背仿佛不像一个成年人,抱在怀里的人像只落水的小猫浑身发着抖,是二话不说脱掉了他冰冷的湿衣服,一把裹上了自己温暖的外套。

 把人抱到休息室的沙发上轻轻的揽在怀里,拿过桌上温热的水喂到他嘴边,看着饥渴的小野兽凶猛的抱着自己的手咕嘟咕嘟的全喝了下去。

  鞭子给过了,该喂糖果了。

  和刚才按下冰冷惩罚的仿佛不是一个人,朱戬此时微微笑着,用无比温柔的语气温和的安抚着怀里的小查杰,一下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情人般的呢喃低语跟他说。

 小崽子,真乖。

 你听话,明天,把爪子和耳朵也收回去好不好。

 听话 。

 怀里的查杰抬起黑色的眼睛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温柔的语调深邃的眼眸足以打破一切藩篱,明明刚才百般折辱自己的是他,铁腕无情的是他,可此刻,这个人却让他觉得安心温暖,是可以放下一切的警戒,露出最柔软的部分扑进他的怀里,不用惧怕任何的。

 是不知怎的就觉得,他是他唯一的救赎。

 没有说话,查杰乖乖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满意答案的驯兽师轻笑了一声,抬手捏了捏小野兽软软的脸蛋,起身把人抱上了一旁的大床塞进被子里,刚准备出去,就看见衣角被一只长着尖利指爪的小手拽住了。

 还是很冷,握上了那只小爪子就知道,朱戬无奈的摇了摇头,脱了衣服也躺了进去,从背后把那个乖巧的小奶猫整个拥抱进了怀里。

 抱着你睡好不好,不会冷了。

 这温暖和安心是睡神派来的使者,甫一接触便可以立即合拢眼皮在不能睁开,可是在陷入黑甜梦乡的瞬间,他低头看见了自己指爪上还残留的一点深红。

 小心翼翼的回过身,不敢看朱戬的眼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野兽冲着驯化师,抬起了合拢在一起的细瘦手腕。

 那一刻有什么坚硬的东西从朱戬的世界里分崩离析,彻底的塌陷了,看着眼前这个单纯善良的孩子低垂着的头顶上可爱的小发旋。再久经沙场客观冷静,他都抵抗不住的对面前这个小奶猫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是似乎愿意为了他抛却一切礼法规则的缠绵情愫。

 抬手拨开他遮眼的黑发,朱戬轻轻的问道,

 小崽子,你怕晚上自己再发狂伤害到我,想让我把你锁起来是不是。

 怀里的奶猫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却慢慢的点了两下头。

 笑了一声把人翻转回去,还是拥着他的背圈在怀里,朱戬在俯在他耳边轻柔却郑重的说道

 不用了

 我相信你。

 闻言怀里的小奶猫浑身一抖,但又放松下来马上恢复了平静,不到十秒,就传来了平静绵长的呼吸。

 就这样睡着了。

 同样三十多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朱戬却怎么也难以入睡了。

  鞭子是给了查杰。

 这颗糖

 却不知道是喂到了谁心里。

 


Part 2

 在疼痛中压抑本能。

 要锁紧愤怒,暴躁,不去攻击,把天性都深深的踩进尘埃里,一切异变灰飞烟灭。

  两指粗镶嵌着坚硬金属倒刺的皮鞭,每一次的起落都带着恐怖的呼啸声,是抽在那个瘦骨嶙峋的羸弱背上,瞬间炸起了一蓬血花,破碎开的皮肉被勾扯脱离,有些极深的伤口甚至可以看见隐隐的骨,一次一次的挥动,割裂的伤口被重叠再次割裂,无暇洁白的背一点点血肉模糊,再无完肤,血沫和肉屑飞溅了满地,那些扎眼的猩红是一朵朵彼岸的曼珠沙华,携带来属于痛苦的芳香。

 难耐钻心痛楚的小野兽呜咽着不停的在地上翻滚躲避,尖利的指爪深深扎进掌心,奈何手脚都被紧紧的束缚,是怎么挣扎都无法逃离驯化师挥鞭的范畴,他有力的手臂每一下都精准又狠戾,残忍得锥心。

 匍匐在地上的小野兽不经意抬眼,却只望见驯化师看向他的那双桃花眼中温柔的深邃波光。

 他紧紧皱着的眉间,是满怀的不舍与心疼。

 小野兽恨自己的笨拙无力,是如何努力也不能达到让他满意的改变。

 明明已经鲜血淋漓,可除了呜咽着躲闪,他却是生生的忍着野兽的天性,连利齿都不曾对朱戬亮出,尖利的指爪只能无助的抓着冰凉的地面,划出一道道破碎的痕迹。

 害怕听见他的求饶,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停手。

 可结束痛楚的代价,无异于害了他。

 不想看他为自己难过的表情,地上的小野兽却是强撑着疼痛,


 安抚的冲着朱戬露出一个笑容。




 眼神交汇的刹那,是光突然亮了起来,一天一地的柔情百转,是即便咫尺,也融进彼此的天涯了。



 愣了一下,他顿了顿手,却又再次更加用力的挥动。

 疼痛再度光临,那一刻不停的鞭打声中,

 他听见他用那晚拥着自己在温暖怀中入睡时一样温存的声音说

 

 别怕,马上就好了。

 忍着点,听话。

 四小时一次的鞭打持续了快整两天,即便是野兽基因的强大愈合能力,也无法在这么短的间隔里完全自愈,于是只能被撕裂再撕裂,一次次的冷汗与鲜血交融,昏迷的边缘又马上被新的蚀骨疼痛唤醒,那些刚刚结痂的伤口又再被抽打崩裂。

 周而复始,至死方休。

 这是整个驯化过程中最直接残酷的一环。

 晨昏起落,驯化师死死盯着他丝毫没有变化的兽耳利爪,伴随着一次次挥鞭是用越来越焦急的语气不停的重复道

 
小崽子,快点。

 快点啊。

 听话,听话啊。

 
 小野兽却是终于忍不住,那双黑色的大眼睛扑闪着扇一样的睫毛,唰的流下了伤心的泪。

 世界却突然安静下来。 

 疲惫的朱戬啪啦的扔掉了被鲜血浸染透了的沉重皮鞭,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面前的查杰,十指纤细洁白,脸颊两侧可爱的圆圆耳朵,皮肤透薄。

 野兽的外观完全的褪去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心的避开了他周身的伤口,把他紧紧的抱住。

 谢天谢地。

 差一点就失去了你。

 按照规定,不再具攻击性并且完全褪去野兽外观及本能的查杰已经可以提前离开基地回到社会,但由于心疼他身上的伤还没完全愈合,朱戬把他留在休息室休整一天。

 正好可以回家收拾一下,他打算等到查杰伤好就直接接回家供起来,强行肩负这只小奶猫的铲屎官重任。

 回去的路上他甚至趁着红灯傻笑着给自己的微博改了个名字

 叫阿屎。

 然而喜悦总是结束在变故的刹那,刚刚翻出几套之前穿不下了的衣服准备给奶猫换洗,朱戬便接到了基地的电话。

 是他的上级,却只是低沉着嗓音说着。

 查杰马上要被送走,处决了。

 连原因都没问的朱戬摔了手机跳上跑车,黑色的兰博基尼一路闯过红灯飙了一百八十迈,十分钟就开回了基地。

 刚推开查杰屋子的大门,就看见了一幕朱戬目眦欲裂的画面。

 自己的小野兽又被关进了冰冷的铁笼,经受了那样残酷折磨后好不容易才褪去的兽耳和利爪又再次出现,金色的眼瞳无助又愤怒,与来时一样,像个迷了路的孩子,正害怕的蜷缩在笼子一角。

 而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是拿着一根长长的电击棒,按了开关伸进笼子里,狠狠戳上他瘦弱的身体。

 小崽子疼痛的惨厉哭号响彻了整个房间,是无法控制的一下被电的趴在地上,四肢痉挛。

 那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像看不见的利刃直接戳进朱戬的心脏,在场的同事从不曾见过一直一副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的他如此的暴怒,他走过去一把夺过电击棒,用力拽起了那人的领子,用所有人听了都不寒而栗的冷酷声音说道

 你凭什么。

 主管赶紧从一边走出来,摁住了朱戬要挥起的拳头。

Jason听说查杰只用四天不到就完成了驯化,有些好奇,想过来看看,结果查杰没有忍住又兽化并且攻击了Jason...

 他...用了查杰第一次兽化的诱因来试验...

 盯着趴在笼子里甚至不能起身只能望着自己的小野兽身上并不完整的衣服,朱戬眼里的怒火似乎要烧尽了整座基地。

 朱戬,我们觉得查杰的驯化并不彻底,而且他又伤害了人类。

 只能处决他。

 两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抬起笼子,小野兽慌乱无助的摇着头抓紧了栏杆,却还是无能为力。

 不可以!

 朱戬发狂般要冲上前去阻拦,主管使了个眼色,身后一直在待命的四名高大保安立刻死死的把他摁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只能无力的望着小崽子一点点离自己远去,崩溃的绝望。


 大门就在眼前,査杰一直伸着那只细瘦的手,似乎想要抓住眼前那个曾带给自己温暖的人的,最后的一点身影。

 是用最无助的声音说了来基地以后的第一句话。

 那个专属于温柔的名字在唇齿间婉转迂回。

 

 朱戬....再见....

 

 听到这句话的朱戬简直如同被剜去了心脏,是身体里有什么弦啪的一声断裂,莫名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充满了四肢,瞬间暴起,震飞了压着他的四个人。

 整个室内诡异的安静了,没有任何人敢说话。

 面前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刺青短发的痞气青年,粗粝尖锐的指爪巨大而有力,虬错的筋络纠缠在手臂上,闪着幽幽暗光的纹路在肌肤上若隐若现,两颗尖利的巨大獠牙似乎可以穿破一切铜墙铁壁。

 还有那双,从没被任何人见过的。

 血色的双瞳。

 


THE KING .


 那是只在传说中被记载的奇异存在,是最纯粹的野兽基因与最强大的人类细胞进化,拥有最恐怖的力量速度,便如漫画中wolverine般,如果不是致命,甚至可以不老不死,永生不灭。


  主管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拔下身后保安的枪朝着朱戬开了一枪,然而那颗本应杀人的子弹却只是浅浅的嵌进凶猛巨兽的皮肤组织,朱戬是连晃都不曾晃动一下。


  没有第二次开枪的机会了,眨眼的功夫,屋子里的十几个人,甚至感知不到他的移动,是统统被利爪瞬间撕裂了喉咙,动脉里鲜红的血液噌的窜了满天满眼。


  


  映着野兽那双猩红的眼,


  宛如代表了毁灭的烟花,残忍又美丽得炫目。


  


   踩在漫溢一地的血液上,一步步走近关着小奶猫的笼子,徒手扭断了栏杆,一把抱出了险些失去的珍宝。


  是兽与兽的耳鬓厮磨,最原始却是最甜蜜。


 


  抱着怀里的小崽子冲出了大门跳上了自己那辆跑车,身后是扛着长枪短炮围堵的敌人,可黑色的兰博基尼却如主人一般神勇的蛮横冲撞,生生压过拦路的肉体,绝尘而去,销声匿迹。


 


  传说永远只是传说,时至今日,没有任何组织曾捕获过有KING基因的野兽。


  


  浪迹天涯吧,怀揣最美好的梦。 


 


  带着自己的小奶猫,是不需要压抑野兽的天性,放飞最直观的本能,荒野山间,沙漠草原,是彼此尖利的獠牙撕咬进赤裸的皮肉骨血,咆哮着与生俱来的嘶吼,原始的欲望互相倾轧,金色与猩红的双瞳水乳交融,体液与汗水在身体间摩擦,抛却一切礼法世俗,只留了肉体的最初与最后的愉悦。


 


  然而冲天的枪炮在身边不悦的炸响,他们终于还是被找到了,朱戬拽着查杰狂奔到了路边,是用暴躁的巨大爪子将停靠在旁一辆老旧卡车的车门生生卸掉钻了进去,是拽开挡板掏出电线噼啪的摩擦打火,身旁的查杰的手,还和当初一样紧紧抓着他的衣角。


 


  敌人越来越近,军用车载着枪炮打在身后不远处,卡车终于轰隆隆的发动了起来。


  


  走吧小崽子,我们一起走一程。


 


  走这一程亡命天涯的路。


 


  身后的炮火越来越近,老旧的卡车终是无奈的被缩短了距离,面前是万丈的悬崖峭壁,已再无处可走。


 


  穷途,末路。


 


  他腾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那只抓在衣角的手。


 


  老卡车的音响滋啦滋啦的杂音,却还在兀自的唱着歌。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The most of freedom and of pleasure


  Nothing ever lasts forever


  


  自由与梦想是虽然暗哑却却迷幻的一首镇魂曲,


  是唱诵的本身,就已超脱了忏悔的枷锁。


  


  So glad we've almost made it


  So sad they had to fade it。


  


  车子飞起来的瞬间,朱戬扭过身抱紧了身边的查杰。


  轻轻的给了他最后一个吻。


 


  世界崩塌时我们紧握双手


  哪怕穷途末路,哪怕地狱天堂。


 


  This is a eternal dream


  We are animals.


---------------------------------------------END


开头的小数点作为一个以为千是三位数的文科生实在是点不明白了...


别打脸,其实还有part3但是我不敢放啦就这样就可以啦~


典型斯德哥尔摩底迪~>///<


辛苦肝了6k希望各位小仙女即使不喜欢也不要离开我QAQ


上次放预告就吓走了两位可爱的仙女嘤嘤嘤


当然没死!两个都是野兽会自愈当然就活下来然后假死最后逍遥快活的过上没羞没臊的小日子生一大堆小奶猫!(???)


例行求红心!一颗小红心就代表生了一只底迪喵kya~(>///<)




如果你们真的要离开我可以用之前的三个甜甜的AU挽回嘛!


哦对歌曲是Lorde《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