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全员官配】传说中的侍寝裹春卷play

云杉雪松:



恶搞/注意避雷


 


 


【天璇】


陵光因为心疼自家副相会闷着,所以表示不用按规矩,你自己走进来就好。


然而公孙义正严词地表示:礼不可废。


于是,大晚上四个小太监去副相府,把裹成春卷的公孙扛了来。身后还另外跟随着8个备用小太监。唔,毕竟路途遥远,中间需要替换接力。


好不容易到了陵光寝宫,天璇王已经等得睡了一觉。睡眼惺忪神志迷糊地朝着春卷叫裘振。


陵光:孤王发誓,在梦里梦见裘振炸了一大盆的春卷,我正要张口吃你就出现了。我真不是故意喊错的!公孙你一定要相信我!孤王用自己的美人尖发誓!


公孙:王上,您不知道您第二季没有美人尖了么...


陵光:这一定是造型师的阴谋!那我用两柄蓝牙剑起誓!


公孙:第二季也没有蓝牙剑了...


陵光:到底是谁在陷害我!


公孙叹气,掀开春卷就要穿衣服走人。陵光拦腰抱住他。


陵光:别呀别呀!不说别的,你看你那双大长腿有一大截都杵在外面,多冷呀!来来来,到孤王的被窝里捂热了再走也不迟!


公孙:礼不可...算了,有热被窝不钻是傻子,先上了再说。


 


【天玑】


作为一名征战沙场的铁血将军,小齐表示我是坚决不会屈服的。


蹇宾:小齐以前都很爱我的,总是说什么唯君命是从...哎...看来也是骗人的...哎呀,我头好晕,站不稳了...


小齐:大丈夫能屈能伸,棉被呢?


蹇宾:计划通。


小齐:要不是我喜欢你,真的要打人了!


国师对于双白木已成舟的婚事非常不甘心,于是暗暗买通侍从,要求把春卷捆得牢一点儿。


于是侍寝夜,蹇宾解了一晚上绳子也没解开。


小齐:王上,有种东西叫剪刀。


蹇宾:新婚夜动剪子很不吉利的。


小齐:属下可以自己挣开。


蹇宾:老祖宗的规矩,自己挣开要触霉头的。


小齐:md,封建迷信要不得!(╬▔皿▔) 


 


【天枢】


因为有了天璇公孙副相的前车之鉴,所以孟章给仲堃仪准备了一条特制加长棉被,绝对不会冻到脚。


然而去接人的小太监走了很久都没有回来。天枢王表示这么长时间把我家王宫跑一遍都够了!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这时候,太监总管来复命了。


孟章:所以说仲卿到底在干什么?


总管:回禀王上,上大夫一开始说心情激动,所以要喝点儿酒冷静冷静。


孟章:那么他现在冷静到哪里去了?


总管:上大夫喝了一坛子酒以后就被苏大人抓起来了,说王上年幼,尚不可圆房。


孟章:哈?


总管:然后上大夫用三坛子假酒说服了他们。


孟章:然后呢?


总管:然后上大夫就回房洗漱直到现在。


孟章:他是要洗出骨头汤还是怎么地?


总管:刚才小的偷偷去看,发现上大夫拿着毛笔在肚皮上画。


孟章:肚皮上画?画什么?


总管:画腹肌。


......


......


 


 


【天权】


执明的婚期在12月。生怕冻着慕容离的天权王表示,一层被子怎么够?赶紧去大侄子那里买了好些裘皮狐袄缝成被子。待到大婚,慕容离就被裹了里三层中三层外三层足足九层的春卷,由十个小太监哼哧哼哧抬来。


执明:阿离阿离,你冷不冷?本王要解开了哦。


慕容:......


执明:阿离你别急,本王会轻一点儿解开的,不会伤着你冻着你的。


慕容:......


执明:阿离,你怎么不理本王呀!本王要解开最后一层了哦。


慕容:......


执明:阿离阿离!!你怎么晕了?快来人啊!传医丞!


一番急救后,好不容易醒来的慕容。


执明:阿离, 你热怎么不说呀....(,,•́ . •̀,,)Σ( ° △ °|||)︴


慕容os:你给我说的机会了么!你裹那么多层试试,鬼听的到啊 !


(╯#-_-)╯╧═╧


执明:那为了补偿阿离,今晚本王裹春卷来给阿离赔不是好不好呀?


慕容:gui!


 


 


 


 


 


 

评论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