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王上三岁半》2 【天璇钤光】

陆卷儿:

沉迷三岁半的小哭包人设不能自拔


“球球不回来过年了?”陵光听着公孙钤读裘振寄回来的家信,越听越觉得委屈,扁着嘴,眼泪灌满整个眼眶,“他搬家便罢了,现在连年都不回来过?”
“你们都走好了!本王不需要你们在这里一个个假惺惺!我谁也不要!你们都走!呜……哇哇哇——”忍不住眼泪,大写的委屈。


公孙钤信纸还没放下,就看见陵光拿袖子堵住本就水汪汪的眼睛,小身体全部埋进层层叠叠的王服,缩成小包子一样的一团。


他叹口气,挥退了下人。
王上太爱哭,这可怎么好。


道了得罪,他把那只小团子整个抱进怀里,又单手把王上卷进衣服里的小靴子脱下来放到一旁。


陵光哭得抽抽搭搭,自己的袖子湿了,就拽过公孙钤的衣袖继续抽噎,眼泪鼻涕抹了副相大人一身。


公孙钤摸摸王上发质仍细嫩的小卷发,心里忍不住想着:真是小祖宗,哭得人心都碎了。


陵光哭起来听不进人劝,公孙钤也就不白费力气。他把自家王上稳稳地抱着,轻轻摇晃。
直到陵光哭累了睡倒在他怀里,自己的衣袖也湿答答的,他才叫了人拿干净衣服进来,先小心掰开陵光拽着他袖子的小手,拿湿毛巾给他擦了脸,又剥光小孩的衣服把他塞进被窝。


做完这一切,他才有工夫自己换了衣服,喝口茶。


陵光很快就醒了,他的眼眶还是红红的,看起来分外可怜。
“副相大人……”小孩子刚哭过的声音细碎又沙哑,公孙钤眼皮一跳,忙走到床前。
“王上醒了,可还有什么吩咐。”拱手行礼,规矩分毫不差。


陵光揉揉眼睛,卷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白嫩嫩的一截小腿,肉乎乎的小脸蛋嘟起来:“副相大人不必多礼。”


陵光眼睛里全是委屈,公孙钤硬撑着没让自己上去把他抱进怀里。


“副相大人,你说,本王怎么什么都留不住啊。”陵光明明是盯着公孙钤,目光却好像在盯着远处虚无又飘渺的一点,两条小胖腿蹬来蹬去,把被子弄得一团糟。


“小时候留不住父王,也留不住廊上的鸟儿和水池里的锦鲤。后来留不住那些好玩的朋友,好容易有球球愿意陪我玩,现在他也走了。”小孩子的声音明明还很嫩,细细的招人疼,又带着一股子说不明的沧桑。


“王上,”公孙钤上前,把陵光的小腿裹进被子,又掖掖被角,“不是您留不住,有些事,人本就作不得主。”
陵光抬了眼睛看公孙钤,没忍住又伸手去捏他的衣角:“公孙,你也会走吗?”


公孙钤看着捉住自己衣角的那只小手,目光变得复杂又温柔:“您想臣走吗?”
陵光摇头:“一点儿都不想!”说完又攥紧了手里的衣料,皱皱的硌手。


“那臣就一直陪着王上。”公孙钤轻声道。


“副相大人,你上来。”陵光拍拍床,又抬头去看他,“你身上暖和,我要你抱着我睡觉。”


公孙钤的额上几乎渗出冷汗,他低头:“王上,礼不可废。”


“怎的那么多话!”陵光气得抬起小胖腿去踹他,“你不上来,我就哭给你看!”


最后,陵光还是如愿在副相大人怀里睡出了鼻涕泡。
而公孙钤,一夜未眠。


“臣会一直陪着王上……”
“——直到我不得不走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75)

  1. 冰帝陆卷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经病的世界陆卷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