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终究,不是他

陌上工资:




文前提醒:换妻play,大概是……





(一)
“查杰,查杰?”朱戬洗刷完发现某位仁兄还在床上和周家老人喝茶,连续叫了几声没反应,无奈的伸手去拽
  然后……
  他被狠狠的反扭住手骑在身下……
“疼疼疼!!!!”
  崽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偷偷跑去学的,防身术?武术?太极拳?呸!总之疼死了
“什么人”
  朱戬从来没听过查杰这样说过话,冰冷透骨的声音,不过他这时候如果再细心一点的话,还可以听出背后人莫名的迟疑
“查杰你睡懵了吧,连你哥都不认识了?”朱戬头没被按住,挣扎着转过去,背后的人瞳孔立刻睁大,手不由自主的松开
“王上?”
“啥王上啊?崽子你入戏不要太深啊,”朱戬半支起身子,手腕处红了一片,疼啊……
“我说查杰……”
  原本四处看的查杰转头看他,冷入骨髓的眼神,傲然的风范,朱戬忽然感觉很陌生,又很熟悉
“阿……离?”
  慕容离看着他,眼里透出默认的意思
  他可能没睡醒,可能还在睡觉,总之,他家崽子一夜变成慕容离这事儿……
  坑爹……不是,坑哥呢!!!!


(二)
“王上!!!王上!!!”
  一名内侍连滚带爬的冲进执明的寝宫,以膝部着地的姿势跪着滑行到床边,被执明伸手一个爆栗打的头晕
  “蠢货!大早上的叫什么,是昱照山塌了还是外面有人打过来了”
   内侍捂着头委屈
  “王上,慕容大人出事儿了”
   “什么!这事儿你不早说,在这里废什么话,滚开!”
   内侍持续委屈……这不是一出事儿就来找您了吗


  “阿离!阿离!”执明慌慌忙忙的冲进向煦台,只见慕容离拿着剪子就要对自己头发下毒手
  “阿离,你要干什么”
  中气十足的一声嚎成功让慕容离吓掉了剪子
“你叫什么!我就剪个头发!”
  开口软软糯糯的奶音,执明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坏了,他家阿离什么时候说话这么软
“朱戬,你说奇不奇怪,我一觉醒来这头发居然成真的了……”
   执明凑过去趁查杰不注意把剪子拿过来又迅速的扔一边,开口问道
  “阿离,朱戬是谁啊”
   他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慕容离一脸嫌弃鄙视的看着他
  “朱戬,你拍戏拍傻了吧”


   传医丞,这是执明此刻最大的想法……
  
  (三)
  今天的剧组莫名冷,非常的冷,其主要原因是……
“朱戬,你和查杰吵架了啊”
“没有……”
  小师弟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和查杰吵架
  “朱戬,难道你对查宝宝图谋不轨的心思让他发现了”
“你才图谋不轨”
  三哥你想多了了
  “朱戬,实话说吧,你是不是偷吃他零食了”
  “…………”
   刘彤,虽然你是未来的可米一哥但是这么污蔑人也不对的
   朱戬胃疼,默默的看向正在拍戏的慕容离和虞祎杰,到底是本人啊,那气质,那风骨,那股冷劲儿,活脱脱一人形行走冰箱
   一姐都怂了……
   唯一庆幸的是,目前还在拍戏,正好还是执明和慕容离之间的戏份。有他糊弄,起码,应该不会穿帮
   还有,到底是慕容离,过目不忘,一教就会此等神技真是很适合这个时候啊
  “卡,查杰演的不错”
   慕容离恢复成淡漠的表情,径直向朱戬走过去
  “辛苦啦”
  “这是什么人写的?”
  “额,编剧老师”
   “恶俗之极”
   啪啪啪,朱戬此刻很想鼓掌
   慕容先生你说出了我们埋藏依旧的心声


  (四)
  “祸国妖佞!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不知羞耻!”
  查杰迷迷糊糊的被人晃醒,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越听越耳熟,怎么那么像第一季台词。胡老师也太敬业了吧,大早上的还练台词,但是别拉着我啊
  “妖佞,说到底不过是王上的玩意儿,你竟敢与王上同睡一床,”
  “我有何不敢”
  查杰揉着眼睛下意识的怼回一句
  “你!你……”
  “太傅,太傅!”
   耳边吵的更厉害,查杰扶着头睁眼看去,恨不得蒙头再睡死,说好的一觉醒来一切会恢复原样呢
    怎么还是在这个宫里,有没有搞错,低头往床上一看,又不想睡了,执明这个二傻子怎么也在床上!
   他那作为直男的清白啊
  “太傅,您没事儿吧”
   内侍在床边围成一圈,太傅差不多已经晕了,查杰想了想
  “既然太傅身体不好,还是尽快回去吧,来人,把太傅送回去!”
  专门练的普通话啊,也是很派的上用场了
  
  眼见着人都走光,查杰转身摇醒执明
“喂,起来起来,你怎么在我床上”
“阿离!”执明一睁眼就抓住他手,上下看了几眼又失望的撒开手,“还是你啊,阿离怎么还是没有回来”
   我也想问啊,查杰心里疯狂吐槽


  (五)
  天权王宫的内侍们这几天忙着八卦,咱家这位王上好像是对向煦台的那位大人烦了,你看现在来都不来了
  另一位反驳,烦什么啊,你没瞧见这几天送到向煦台的宝贝又多了么
  那这是什么意思?
  欲擒故纵吧
   执明这会儿拿着奏折画乌龟,画一张叹口气扔了再画一张,内侍都看不下去了
  “王上,你要不要去看看慕容大人”
   执明抬头瞟了一眼,幽怨的让内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又不是阿离”
   那天查杰鄙视的看着他半天,回床上嘟囔“是梦是梦,肯定是梦,睡醒就好了”,他转了半天偷偷叫了医丞,老爷子左手诊,右手诊,末了一句话
  “慕容大人身体无恙”
   无恙个鬼啊,执明想起那天下午他和查杰聊了半天,虽然不知道“穿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阿离现在是不在这里了,至于去了哪里?
  “可能去我的身体了吧”
  “那阿离什么时候回来”
   “额,不知道……”


   “哎……”执明看着画好的乌龟再次叹气,他想阿离了
 
  (六)
  朱戬颓废的走进酒店。这几天很累,非常累,应对老板导演师兄师弟粉丝真的很累啊,他和慕容离相处方式真的就只能这样了
  慕容离一个人自立的很,压根不用他帮忙,也不用他操心,生活规律的比他还靠谱,心思又清醒灵敏,一切做的挺好的
  但是他不是查杰
  这个事实都什么都重要,他对慕容离,永远不能像对查杰一样,宠到没有下限还甘之若饴
“慕容,你回来……握草”
  朱戬夺下慕容手里的啤酒,慕容能不能喝他不知道,但是查杰可是半杯就醉的祖宗
“王上?”慕容撑着头迷迷糊糊的看过去,朦胧的也看不清楚具体样子,只觉得面孔是执明没错了
“慕容?慕容?”
“王上,”慕容离皱着眉头不满,执明什么叫他过慕容,不是应该叫他阿离,才对么
“为什么,不叫我阿离了”
  平时冷冷的语气,大概是喝了酒,透着点生气,还有点委屈
  朱戬叹气,完了,这是醉了,醉的还不轻……
 
  (七)
  朱戬和执明很像,又不是很像
  同样是性情之人,朱戬远比执明要懂他,也能很快的了解他的心思
  慕容离今天戏拍的很快,从超市里买了一些啤酒。他酒量不错,但是查杰酒量明显就不咋的,喝了三瓶左右吧,意识就开始不清醒
  王上很烦,在旁边晃个不停,还不叫他名字
  “为什么。不叫我阿离了”
  “慕容,我是朱戬”
   清醒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慕容离收拾好情绪,站起来的时候不稳用手撑着桌子,躲开朱戬伸过来的手
  “我先去洗澡了”
  “哦”
   逃似的走进浴室,太像了,朱戬和执明,一时竟然认错了
  “王上……”
  朱戬比执明更懂他,但是他不是执明
  慕容离故意忽略了好久的事实,他现在很想一个人,比任何时候都想
  他扶着门摇头让自己更清醒一点,结果越摇越晕,撑不住的要往地上滑

(八)
查杰束着高马尾在向煦台的水榭貌似很认真的看书
实际上并没有看进去……
而且也看不懂啊!
没手机,也没电脑,头发很长,衣服很娘,越想越憋气,他想回去,想玩手机,想屁股头,想……朱戬
  没人在他耳边唠唠叨叨一切,也没人陪他玩手机,吃饭,更没人在他转头即在的地方看着他
  也不是没了朱戬他就什么都干不成,但是,朱戬对他就是很重要啊,没他在他就是不舒坦
  他不喜欢羽琼花,不喜欢血玉发簪,不喜欢向煦台,不喜欢那一堆宝物,这些又不是他的,那是慕容离的
  很孤独了,查杰懒懒的翻书,他也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和朱戬在一起才是最好了
“少主”
“啊?”
  查杰被突然出现的庚辰吓了一跳,不由得退后几步,脚忽然悬空……
“握草”
  忽然被水包围也是很想哭了,查杰在昏迷前这样想着


(九)
“你说什么,掉水里去了?”
  执明略过内侍急冲冲的冲出书房,跑进向煦台,虽然他和查杰是没什么感情,但是好歹也是条人命啊
“你,你没事吧”
  执明看着慕容离撑着头好像很难受的样子,退一边去准备让医丞看看
“王上?”
  执明顿住,查杰没这么喊过他
“阿离?”
  慕容离难得扬起一抹笑,这是他最熟悉的笑容
“王上”
  下一秒执明把慕容离抱进怀里,慕容离僵硬了半天,缓缓的抱回去
“王上,我回来了”
“阿离,我很想你”
  嗯,我知道


“妖佞,祸国的妖佞!”
  进宫的太傅看见这场景又被一群内侍扶住,医丞左右看了看,认真的思考他是应该先去把慕容大人的脉还是先去查看一下太傅的身体
  权衡许久,还是让王上回头多给他找几个医徒来吧,医丞选择了第三条路


(十)
“慕容?慕容?”
朱戬小心翼翼的叫了几声儿,没反应,无限后悔中,刚才也是傻了,居然让喝醉的慕容离去洗澡,这不是肯定会晕倒么
“嗯……朱戬……”
  床上的查杰翻了个身,往朱戬身上滚,抱住他大腿就不撒手
“我要吃海南鸡”
  软腻到撒娇语气,朱戬试图把查杰摇醒,这是回来了?
“别动我……”
“查杰,你再不起我就不带你去吃海南鸡了”
“朱戬,你敢……”
  听到海南鸡的查杰硬张开眼皮要怼朱戬,映入眼帘的就是朱戬溺死人的笑容
“欢迎回来”
  嗯……嗯?嗯!!!
“朱戬,”投怀送抱似的扑进朱戬怀里,“我回来了”
  被扑的人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一点,甜甜的奶香味
“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朱戬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