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联文)钧天墓园(2)

陌上工资:



欢迎观看大几把抠脚太太团的力作《钧天墓园》,第一次和几位太太连文,心情很激动很兴奋很骄傲,全员官配不拆,其他的全是友情或者互损关系,风格变幻莫测,大家要熟悉啊。今天是本仙君的表演时间,好了,我要开始搞事了
官配执离,阿煦和阿离是标准友情向,阿煦对阿离更像是哥哥对弟弟,毕竟青梅竹马还不准阿煦了解阿离么
加一个设定:大家刚死的时候就是样子定型了,但是在地府修炼一下,对自己施术,就变成想变成的样子啦
第一章指路: @大葱吕鋆葱 
“(联文)钧天墓园(1)”




瑶光小区最近归了一位故人,手执木萧,白衣谪仙
钧天传统,瑶光子民跪了两排。王室在尽头站了一排,慕容离慢慢的走过去,向王上一拜
“父王”
“我儿不必多礼,”
瑶光王扶起慕容离,早年乱世纷争,他周旋于各国之间,殚精竭虑,世间海晏河清后不过活了41岁
“苦了你了,黎儿”
慕容离身子微微颤抖,眼眶红了一圈,轻闭眼硬是没流下一滴泪
旁边的阿煦看见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到哪里都硬撑着呢


在慕容离没来之前,瑶光小区过得一直都挺紧巴,毕竟国灭的太突然,人又一次性全跳楼了,就剩一个慕容离,纸钱是每年都烧,但是一堆人也不够用啊,所以紧巴也是可以理解的
等慕容离来了后,瑶光小区的生活质量直接从地底下飙升到九重青天,以前小区里是一溜儿的公寓,现在早上一醒通通变别墅
至于自家王子那里,别墅那是肯定的,钱也是肯定的,铺天盖地的羽琼花海…………这个就过分了,这玩意儿长的快覆盖面又大,还能抢养料,差点没把地府府花彼岸花逼死


据钧天八卦小分队内部爆料,最后阎王带着慕容离又回了趟阳间入梦,跪求如今的天下共主收了神通吧(划掉),是不要再为了慕容一介草民劳民伤财,当时是人鬼殊途啊,想想都虐,阎王在一旁掏出小手娟还抹泪来着
当然这只是八卦,具体的谁也不知道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位王子,自打下来后,就不爱搭理人,也不笑,更不修术,一个人就呆在别墅里看花,瑶光王的内心是崩溃的,我儿咋这样了呢
“煦儿,当初本王是不是做错了,舍他一人在世上,余生皆苦”
“王上,还是等我去问问少主再下定论吧”
阿煦在隔壁观察了几天,主动请缨,他大概猜到了原因


“少主,”慕容离看着外面的羽琼花愣神,完全没听到阿煦的声音,“少主?少主!”
“嗯……嗯?”慕容离收了眼神,转头看向阿煦,“阿煦你来啦,有什么事么”
阿煦眼尖,瞧见慕容离迅速掩入袖中的那枚血玉发簪,价值不菲,就是做工粗糙了点
“无事来看看你”
“哦”
眼瞅慕容离沉默着又要走神,阿煦开始没话找话
“阿黎,这羽琼花开的很好啊”
“还可以”
“这个别墅也挺好的哈”
“尚可”
“最近咱们小区人人的钱袋都挺满的”
“哦”
“阿黎,你是不是喜欢天下共主啊”
“嗯”
…………
…………
????
他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对劲的话……慕容离转头,阿煦笑的特别温柔
“阿黎你是因为天下共主不在这儿才不开心的?”
大意了!慕容离不自在的看了看周围,末了,轻不可微的点了点头
“你想他?”
慕容离的手下意识扯衣服,不小心漏出发簪,又慌乱的收回去,和以前一模一样,阿黎对喜欢的东西占有欲会特别强烈,藏的严实绝对不让人瞧见,更别说碰了
“阿黎”
“嗯?”
“你果然没变”
阿黎还是这个阿黎,那个被心心念念的天下共主,一定把他保护的很好,让阿黎始终不失初心


地府的时间和阳间的不太一样
天上一天,阳间一年
地府一天,阳间6月
可是慕容离还是觉得过得慢,慢的折磨人,但是他也高兴,高兴执明活的久,他那样的人,本来就该是长命百岁喜乐无忧的


“慕容离,你就一定要去找公孙么,”陵光飘在窗口露出烧焦的脸膈应慕容离,反正自己又看不到
慕容离抬头,看了一眼就瞥向远方
“别拿你烧焦的脸看着我”
“你那张老人脸有什么资格说我”
“但是那时候公孙兄好像不介意我的样子”
“…………”
他还没把自己烧焦的脸给公孙看过,怕公孙有阴影,慕容离这话说的够狠,他41岁的时候确实和20多岁没太大区别,当然无所谓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自焚了,学隔壁天玑的自刎多好,忘了施术也就是汤从脖子里漏出来
“打扰夫妻生活不厚道啊”
陵光恨透了围棋,就是因为这玩意儿在,公孙隔三差五就请慕容离过来对弈,自己虽然也会,但是公孙就是不跟自己下
礼不可废……这个破理由
陵光想把公孙剁吧剁吧扔葱田当化肥
“夫妻?”慕容离挑眉看向陵光,“承认你是妻了”
“本王是夫,他才是妻!”
慕容离这个没眼力见的,公孙让他去还真去了,那么一大片羽琼花海还不够他收拾的对吧,“反正你不准去,本王今天必须这破礼给废了”
慕容离低头翻了一页书,喝了杯茶,末了点了点头,陵光满意的准备飘走
“喂”
“干嘛!”
“你就这样去见公孙?”
陵光摸脸,他差点忘了,反手一挥袖子,又是那个面如冠玉杀伐果断的天璇王


见陵光飘远了,慕容离放下手中的书,足尖轻点飘出窗外,落入楼下的羽琼花海之处,阳间开败循环往复的羽琼花,在地府却是长久不败
他本来就无意去公孙那儿,陵光以往有事儿就忍着非要公孙主动,这次,是该反过来了
“公孙兄,剩下的事,你便自己看着办吧”
公孙拜托他的,就帮到这里了
他独自立于花海之间,过往的小鬼瞧见了,只觉天上的谪仙,也不过如此了
旁边一名古稀老人看了许久,慢悠悠的走过去,小鬼不满这幅美景要被破坏
“喂…”
话没说完就被人捂住嘴
“你当他是谁,他是……”
小鬼的眼睛越睁越大
wtf?


“阿离……”
比记忆里更苍老但是依旧温柔的声音,慕容离缓缓转过来,满脸皱纹的执明,咧嘴笑的傻气
“王上……”
“阿离,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执明不好意思的挠头,“可是本王已经变成老头子了”
慕容离微动手指,羽琼花瓣纷纷扬起,迷了执明的眼睛,待平静下来,他蓦然发现慕容离也苍苍白发不复年少,眉眼带笑竟比当年还要惊艳


“王上,可知民间有个说法”
“阿离又在取笑本王,本王一生都在王宫里,哪里知道民间都有什么说法”
“我听人说,民间的夫妻,最好不过一生白首,若是其中一人提前走了,便要在三生石等着另一个人”,慕容离看着他,语气不自觉的带着几丝调皮,“王上,可是让我好等啊”
阿煦在一旁瞧着,他果然不用再担心阿黎了,毕竟,能让阿黎放下心防的人,回来了




本仙君表演完了,接下来请由我的搭档之一 @梧筝 继续她的表演,看你的了,筝筝
顺便我们两个的组合叫“拍浪碎瓜”,今晚出道(ಡωಡ)hiahiahia,睡觉去啦,各位晚安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