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戬杰】《极速风流》{AU} (上)

梨纱lisa:

小车神底迪和退役车神葛格AU~


来呀你们俩不是爱飙车嘛这次飙个够飙到吐!XDD


-------------------------------------------------------


  【戬杰】《极速风流》{AU} (上) 




  凌晨两点半,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马达声咆哮着响彻云霄,那样肆意妄为的划破了夜的宁静,像水与火的奏鸣曲,声声不歇。


  他刹住了车,ZX10改装了红色的炫彩外漆,抬手掀掉脸上厚重的头盔,甩了甩柔软的一头小黑毛,那张乖巧可爱的脸好看的要命,泛了水光的大眼睛在点点星光的映衬下无辜却又倔强。


  掏出手机刷了下时间,穿着名牌机车夹克的小少年不满的嘟起了漾着水色的樱唇。


 


  哼,还是不够快。 


 


  这连串动作后,一辆银灰色的HP4轰鸣的发动机这才在身后戛然而止。


  身边围拢过来一群属于了夜色的年轻人,吵吵闹闹,喧嚣不停的口哨声欢呼声,不知在庆祝着集会的开始,还是结束。


 


  火红色ZX10的小少年车主扭身看了看身后骑着银灰色怪兽的青年,眨巴了一下眼睛,古灵精怪的坏笑着伸出了手。


 


  嘿嘿嘿~熊老师,差23s,愿赌服输喽~


 


  后面跨坐在机车上的青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红色的钞票,恨恨的递到了他手上。


 


  就说你赢不了我的呀~~~~~Yeah~~~~!买新衣服去喽~~


 


  笑的眉眼弯弯的小少年欢呼着甩了甩手里的钱,轰的发动了车子,火红色ZX10像一团燃烧的流星,洒着灿烂的光和炽烈的热,绝尘而去。


 


  身后的熊梓淇平淡的笑了,7分5秒04,,RED ANGLE ,真如圈子里传说的那样快的吓人,今天的这场,也算愿赌服输。


  抬头盯着天上并不圆满的一轮月,他却有些恍惚,这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和以前的记忆片段的重叠在了一起。


  


  那是他曾经辉煌的青葱岁月里,最璀璨的一首诗歌。


 


  5分1秒28,G04国道上的传说,那是多少人都争相挑战却无法超越的神话。


  当年熊梓淇有幸旁观了那场比赛,淡金的月色下那辆纯黑色的H2R沉重的发动机声震慑着沿途每一寸的夜光,是闪着幽灵一般的身影晃过了所有人的视觉神经,便为了他灯火不歇的执着守在寒风中,也等在霜雪里。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和他跑一次。


 


  即使是输得惨不忍睹,也算虽败犹荣吧。


 


  Wings,不败的战神。


 


  把红色的小野马停在了地下车库,拎着好吃的往里走,旁边一辆白色雷克萨斯NX大馒头一样的戳在那里不屈不挠的泛着光,看起来是今天刚洗过。


   小少年斜楞眼睛瞅了瞅大馒头,不屑的砸了砸嘴。一脸掩饰不住的鄙视。


   切,老头子。


   走上去拿钥匙开了门,屋里沉迷游戏的人头也没回就草草说了句回来啦,根本没顾得上出来接一下他手上的小龙虾,买外卖的那位看他认真打游戏那个劲霎时就来了花花肠子,一把丢开外卖盒子走过去,使坏的狠狠推了一把那人握在手里飞速操作的鼠标。


  屏幕上高地边缘扛着盾牌的布隆啪叽被迫冲进了前方五个跃跃欲试的红名堆里,哎呀一下二话不说的扑街了。


  彩色屏幕变成黑白,死亡倒计时50几秒。身后无人保护的众脆皮也是被红名冲进来一顿屠杀,基地水晶爆炸。


  GG。


  而且是晋级失败。


  被捣了乱的的那个黑色短发青年气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是嘴里吼着你欠收拾了是不是,拽过身后不知大难临头还坏笑的小崽子一把掀翻了摁在沙发上,抬起纹着小火龙纹身的手臂照着屁股噼里啪啦一顿狠揍,直把刚才还嘻哈哈的人揍了个皱吧着小脸哭唧唧。


  十五分钟后,被调教老实了的小崽子查杰正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朱戬给他扒小龙虾肉,那双刚才还无比暴力的手此刻正细心的一点点把龙虾的虾线去掉,再把白嫩嫩的虾肉塞进面前早急不可耐的小祖宗张着的血盆大口里。


  对了朱卷,我今天赢了熊老师五千块钱哈哈哈~我要去买SUP的新外套了~


  幸福的享受着美食投喂的查杰嘴巴塞得满满说话都口齿含糊。


  瞅了瞅自己家小崽子神采飞扬的骄傲眼神,朱戬感觉此刻他像一只张着小爪子的猫咪,尾巴都高高的翘上了天。




  真可爱。


 


  宠溺的笑着摇摇头,手上是一刻不停的给小猫咪投喂着鱼虾,还得拿着纸巾给他擦吃的红乎乎的嘴巴。朱戬内心苦啊,在一起越久越像小崽子的保姆。


 


  赢了也正常,你可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我看再不多久我们的RED ANGLE也要变成不败的奇迹啦。你说现在放眼整个圈子,能跑赢你的还有谁?


 


 还有你呀。


 


 听到查杰这句话朱戬剥虾壳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动作。


 


 朱戬,跟我跑一圈吧。


 


 行啊,拿车钥匙,今儿我刚洗的车,副驾驶还给你新买了个头枕。


 


 你给我滚,我说你跟我比一次。


 


  小崽子,我的答案还是那句话,


 


  不可能。


 


  龙虾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朱戬站起来想去洗手,不小心碰了腿,小山一样的壳子哗啦一下散了一桌子。


 


  倾颓断送。


  


  走到门口,他停了下来,那英挺的背影似乎有什么东西死死的沉着,连气压都低了不行。


  是把整个落寞的面孔隐在了漆黑影子里,低声说道:


 


  我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碰赛车了。


 


  说罢正要往外走,身后一双小爪子却已经讨好的搂了上来,纤细的十指交叠着体温小心翼翼的捂在了心口,瘦弱的小身体紧紧贴合依靠,查杰乖巧的把小脸蹭上了他温暖的背,隔着朱戬单薄的衬衣轻轻亲吻上了肩胛。


  


  那是欲飞的翅膀,却断了羽翼折了筋骨,生生掰去了翱翔的梦。


 


  对不起朱戬,是我的错,不要难过好不好。


 


  听到道歉,像是一下子就被戳中了心里最软的角落,朱戬立时回了身温柔的把他搂进了怀里,低下头寻着他楚楚可怜的双唇,万般疼惜的吻了上去。


  火与热的缠绵纠葛,动听的碎响曼妙而妖冶,是由浅唱低吟到了高潮迭起,撕开道貌岸然的拘束,契合得水乳交融肝脑涂地。


  被压倒在柔软的大床前查杰嘴巴里吐出的最后一句话是:


 


  艹里来来朱戬你他妈没洗手。


 


  两个人的相识始于一场赌约。


  从小就偷偷钻研着改装车发动机手柄雨胎的小查杰,二十岁已经是被称作了小车神。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折了不少有名的地下赛车手,当他最后一次以半圈的优势跑赢了一位小有名气的车手后,他知道他终于有资格挑战那位不败的王者了。


  Wings。


  在他眼里,那既是传说,也是偶像的存在。


  只不过这个偶像,是要用来超越的。


  约上了那位大名鼎鼎的战神,选在了传奇的G04国道,夏日的夜色迷离,吹着令人心驰神往的微风。


  那是查杰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一次比赛。


  暗黑色的H2R是安装了翅膀的哥斯拉,轰鸣着飙过G04一杆杆昏黄的路灯,响彻了天空的隆隆声宛若一次次的炸雷,翻飞着苍白而耀眼的光,霸道的晃得人瞳孔发涩。


  


  他是公路上无可匹敌的王者,任你摧心肝竭精虑,也只能卑微的臣服。


  


  那次的比赛查杰可谓一败涂地,他抖着细弱双手停下红色ZX10的时候,前方早已到达终点的青年好整以暇点燃的烟,只剩了半枝。


  


  是被这强者的速度震撼到张大了好看的嘴巴半天也说不出话,倔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嘻嘻哈哈的一脸顽劣的青年。


  来吧小崽子,说好了输了不许哭鼻子的呀。


  忿忿的甩了一摞钞票过去,眼前的青年接过收进口袋,踩灭了手里的烟蒂,发动车子,留给了查杰一个从容的背影。


  然鹅,


  朱戬后来十分后悔自己当初的胜利觉得当天就应该放水,因为从那天起,查杰深刻的秉承着有赌未必输爱拼才会赢的信条隔三差五的找朱戬比赛,堵在网吧酒吧迪吧门口让人避而不及。


  这小孩子看起来乖顺可爱的恨不得揉进怀里捧在手上,可骨子里的倔强却是令朱戬又爱又恨。


  每每提起当时的小狗皮膏药,现在早已被宠的上了天的奶猫总会翻个白眼给他,不屑的回道


  


  认命吧。


 


  慢慢,两个人的赌注从金钱变成了约饭,变成了约电影,约游乐场,约海洋馆,有什么东西在嬉笑打闹言传身教间慢条斯理的升华膨胀,置换发酵。


  


  那一周査杰回了老家,有一天却突接到了好友电话,说圈子里炸开了花了。


  


  Wings退出了地下赛车界,永不复出。


  


  打他电话早已关机,匆忙赶回来的查杰找到朱戬的时候,他已经在酒吧喝到神志不清,手边的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怎么吼他喊叫都不说话不理人,那双溺人的桃花眼里是深不见底的哀伤与不甘。


  他从未见过如此颓废的朱戬,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乐观被彻底的洗了干净,好说歹说都不听的一杯接着一杯干着呛人的烈酒。


  急了的查杰死命一把夺下了他手里的玻璃杯,用尽全身的力气啪的抬手摁碎在了吧台上,飞溅的玻璃碎屑合着猩红的血,大大小小透明的尖锐戳进了掌心狰狞嶙峋,是终于用了刺眼的疼换回了面前人的一刻清醒。


  轻轻拽过那只血肉模糊的白皙手掌,朱戬一把把他搂在了怀里,头埋进他颈间,脆弱的好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


  酒吧的音乐悲伤而压抑,查杰只听见他好像带着点哭腔的嗓音在自己耳边重复的念叨:


  


  小崽子,哥哥以后再也不赛车了。再也不了。再也不了。  


 


  那晚他扶着朱戬回了家,是第一次在夜色的暧昧下就着酒精的暗香彼此唇齿纠缠,相濡以沫,朱戬脱他衣服的手有点颤抖,却温柔的令他想哭,是抬手揽了他的脖子一同倒在床上,心甘情愿的为他咬牙化成一滩柔软。


  疼的发抖的时候查杰闭了眼紧紧抓上朱戬的背,却有什么温热的水滴一点点落在脸上,又执着的断开。


  如惆如怅,如泣如诉。




  直到最后查杰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二天醒来朱戬仿佛没事一般依旧嘻嘻哈哈顽劣不堪,绝口不提退圈的事情,一点点把他会的知道的统统教给了查杰,却也真的再也没碰过赛车。


  


  三年了,那晚朱戬的滚烫眼泪像他手心里鲜红的血,痛的人心扉透彻,便深藏了好奇不去问离开那一周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无论生拉硬拽软磨硬泡撒娇打滚还是无理取闹,朱戬也再没有答应他再跑一次的要求。


 


  Wings就这样成了G04国道上永恒的传说。


  


  漆黑色H2R那5分1秒28的战绩,变成了风驰电掣的一曲绝唱。


 


  然而躺在床上耳鬓厮磨的一对冤家却不曾预想到,短短的两个月后,守了三年的平静竟就飞速的被打碎了一地。


  查杰也从不曾想象过,有朝一日,他千方百计想再听一次的H2R那躁人的轰鸣,竟然会是那样残忍决绝。


  是无能为力的匍匐在粗糙冷硬的地上,撕心裂肺朝着夕阳下挚爱悲壮而坚定的背影嘶吼了去:


 


  朱戬!!不要!!!!


 


  不!!!!


 


----------------------------------------------TBC


下一章就揭秘葛格为啥不能赛车了呢?


因为帕金森啊!(被殴打到天边)


那为啥又去赛车了呢?


因为没钱喝椰汁!(好吧我错了)


 上下两章就完了,这次想一发完然而腰疼坐不住敲不出来。


我感觉照这么写我可能快要去开车了(手动再见)


我要很多很多的小红心!!小红心小红心!我要我要!!!我要我的音乐!



评论

热度(114)

  1. 喵喵的小猴几梨纱lis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