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长夏未满(上)

苏小璟:

    唯一配对执离。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无规矩插叙风,最近有点喜欢这种文风的不要介意哈。所以无论中途发生了什么请相信我写的是执离。


    蠢狗切黑预警。执吹预警。


    盛世妆系列。


    同系列作品:【执离】盛时妆【严孟】弦弦拨里破相思【仲孟】柿


    说明一下这个系列,这个系列用的不是同一个背景设定。只是《盛时妆》和《弦弦拨里破相思》因为没有交集所以沿用了设定。“盛世妆”这个系列我曾说过是“为盛世点薄妆”的意思,因此这个系列设定的背景都是能称得上是“太平盛世”的时期,无论谁做共主。


    看到了首页上清风太太的结局剧透又被转出来,作者以前也说过执明有钱,很多事情他都会用钱来解决,于是言下之意就是蠢狗其实是一个打经济战的好手?


================================


    (上)


 


    「云淼水茫,秋雪春霜,可怜千里月生辉。


    旧时分明,今梦无情,自古锦郎多薄幸。」


 


 


    今日大雪。瑶光的送嫁队伍在鹅毛般飘舞的大雪中行走。


    放眼望去重峦叠嶂皆银装素裹,风吹起雪粉刻意造出迷离的雾霭。十五驾的马车黑漆描金,车辕上绘的羽琼花图案被白雪遮盖了大半,四角上的铜铃被风吹出沉闷的声响,也是搅雪声之外唯一的的声音了。


    雪幕退去,远处巍峨的宫殿依山起伏,如卧龙连绵不绝。


    传说瑶光王慕容德老来得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色若冬雪,肤如凝脂,鬒发如云,顾盼生辉。瑶光王对他宠爱非常,将他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可是瑶光国势式微,各地都想借此求娶这位瑶光王唯一的独子,瑶光王迫于无奈,答应了当时身为钧天帝的啟昆,将他献到了文州城。


    雪落满京华,也盖不住明晃晃的琉璃歇山顶。


    长长的隔水金桥下是白雪皑皑的深谷,桥上风卷着雪,在两侧都挂下晶莹剔透的冰棱。黑灰色的青石桥正对着王宫敞开的大门,而后能望到扫雪以待的天阶。传说王宫的主人在战时两次下令将这座桥损毁都没有成功,在这些厚实的雪被下,或许还长眠着为了这个太平盛世流尽热血的冰冷灵魂。


    送嫁的队伍停了下来。


    慕容离在进入文州城前曾被拦下来,他还记得当时的守城官如是说,瑶光战败,贵国王子还想以金车云帐入主东出之宫吗。


    那官员还提声,似是专程说给慕容离听的。


    啟昆帝派人来瑶光求娶慕容离的时候,曾许诺「云车霞帔,东宫并主」。


    天下动荡之时,瑶光国力衰弱,抵不过他国的侵犯,多时是以战败收场。瑶光国每回战后只得献出几座城池才能脱身,被天璇国打败之后,当时的天璇王陵光将慕容黎的名字改做了「慕容离」,讽刺瑶光处处是人寰离散的惨剧。


    “庚辰,扶本君下车。”


    庚辰看了前来迎接的官员一眼,转身打开了马车上的横锁,拉开两扇紫檀木嵌螺钿车门。那位官员忙拱手,恭谨地为慕容离让开了一条道。


    慕容离弯着腰从马车中现身。


    他身着石榴红团花暗八仙纹织金缎氅衣,用圆金线作纹纬织金团牡丹、卍字及暗八仙纹样,下面又配以大红绸暗花夔龙裙,金线夔龙在暗纹云海中对光而现。而在他头上压着一顶瑶光王室才能佩戴的金累丝虬龙冠,算是他作为瑶光王子最后的贵重。


    在文州城,啟昆帝给他的婚前礼,是一身百子达婆衣。


    啟昆帝的「求娶」,不过是想借此并吞瑶光。


    慕容离对他来说,是提早来到战利品。在他眼里,他不过是钧天版图上的一位美人,并不是瑶光国的王子。啟昆帝也从没有想要给过慕容离一个合乎他地位的身份,因为在啟昆帝的后宫里,从不缺「美人」。


    千里如画的江山,也从来不缺「美人」。


    “庚辰,替本君下冠。”


    隔着经年霜雪,那声音似乎一吹就散了。


    慕容离是在文州城与那位天权王的小世子重逢的。只是当时的执明早非在钧天国为质,跟随钧天贵胄来瑶光国欣赏羽琼花的少年郎了。慕容离第一次感慨时光荏苒,白犬过隙,爱贪多汹涌成心魔。


    是的,名为「慕容黎」的人着了魔了。


    他避开钧天的守卫从行辕里偷溜出去,执明在墙角跟接着他,他们两个共同策马去郊外赏月。明月当空,洒下一地清辉,千里皎洁。溪流冷涩凝绝,裸露的溪石上分不清是月华还是青霜。执明点燃了火,煮酒与他共饮。


    酒是百英玉露。他说是特地从瑶光国买来的。


    天权国位于瑶光以西,隔着昱照山天险,又坐拥金玉矿脉,是中垣最早立国的国家。天权王的头衔传到执明的父亲头上时,天权已经是中垣数一数二的富庶鼎盛,执明得了父辈的荫庇,常年游走于各国之间,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而慕容离从他眼睛里看到的,却是与传闻格格不入的黑暗。


    执明解开黑狐大氅,将慕容离拥了进来,似乎是在保护他手中最珍重的宝物。


    他问慕容离,若是还能回去瑶光国,你愿意吗。


    慕容离当然是愿意的。


    他能为了瑶光国甘愿褪下作为瑶光王子的傲气做啟昆帝的皇后,并不代表他能接受啟昆帝的出尔反尔和钧天国的一再侮辱。钧天国虽为中垣各国的宗主国,却早已名存实亡,对各自而立的大国束手无策。慕容离最啟昆帝和钧天国最后的信任,也早已在达婆衣送到他手上的时候,毁于一旦了。


    执明像是酒醉微醺,扬言说能帮慕容离回国,代价是他的一个吻。


    慕容离轻易地给了他这个吻,执明吻着那双唇瓣,用舌尖细细地描摹着唇瓣上的纹痕。偶然会触碰到贝齿,但也很快就小心地收了回去。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幸能看到来年的羽琼花开。


    慕容离低头解开黑狐大氅交给前来迎接的官员,年轻的官员捧着黑狐大氅脸上尽是惶恐之色。但慕容离又解下了自己的氅衣霞帔,交给了庚辰。


    “无妨。败君之子罢了。”


    他望着远处高耸的宫殿,没想到自己还是回到了这里。


    最后他提起裙摆,脱下了海棠高缦鞋,赤脚踩在尚显得松软的雪地里。


    庚辰和迎接的官员上前阻拦,都被慕容离毅然拒绝了。只有庚寅送上来的那盆娇艳的羽琼花,慕容离接了过去,抱在怀中。


    他用足尖叩响了石桥的第一块冷砖。


    一如他离开钧天国,踏上瑶光国土的第一步。


    啟昆帝的死,让这场婚礼无疾而终,他就像是被所有人都忘记了,独自与几个随从收拾了行礼回到瑶光国。此后,他也曾断断续续给执明送过书信,但都杳无音讯。


    慕容离想,他应当还在中垣各国游玩。


    只是当时他不知道,这场「游玩」最终会把现有的一切都颠覆了。


    只是当时他也不知道,一个人的执念会这么重。当一个人成了魔,所有的事情都会向着无法估量的未来前行,即便慕容离自诩聪明,也不会知道结果。    


 


 


 


 


 


 


    【待续】

评论

热度(106)

  1. 神经病的世界苏小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