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长夏未满(下)

苏小璟:

    唯一配对执离。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无规矩插叙风,最近有点喜欢这种文风的不要介意哈。所以无论中途发生了什么请相信我写的是执离。


    蠢狗切黑预警。执吹预警。


    盛世妆系列。


    同系列作品:【执离】盛时妆【严孟】弦弦拨里破相思【仲孟】柿


    前文:长夏未满(上)


    说明一下这个系列,这个系列用的不是同一个背景设定。只是《盛时妆》和《弦弦拨里破相思》因为没有交集所以沿用了设定。“盛世妆”这个系列我曾说过是“为盛世点薄妆”的意思,因此这个系列设定的背景都是能称得上是“太平盛世”的时期,无论谁做共主。


    隔壁谓雨太太在发刀,我先紧紧张张吃口糖。


============================


    (下)


 


    「银河浓淡,华星明灭,奈何瑶宫天更寒。


    轻云时度,长夏未满,但愿相思长相守。」


 


 


    钧天国灭亡之后,领近各国瓜分了钧天的国土,其中以天璇国占领的最多。天璇王陵光占领玉城以西的地界之后,对瑶光国形成了合围之势,但他的目标却是一直都是东出。瑶光国只不过是他前进道路上的一处风景,他看完了,也就罢了。


    而慕容离却因此再成为了和谈最好的筹码。


    在从「慕容黎」成为了慕容离之后,陵光应允了这场荒唐的交易。


    以下克上,诸侯乱国,其实天下又有哪一点不荒唐呢。


    荒唐自有荒唐存在的道理。


    在离开瑶光国的路上,慕容离再次遇见了执明。


    地面上满是稀稀拉拉的雪,也不知是谁留下了雪泥鸿爪。


    松枝垂落着冰柱,晶莹剔透宛若水晶,河水飘着浮冰。起了西风,白草折腰,乌云从山顶缓缓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执明笑着说他接到了慕容离的信,只是苦于无法回信给他才一直没有音讯,又说,他要回国即位了。再次相见,他依旧是惶惶不可终日小国的王子,而执明已经从纨绔子嗣一跃成为了天权国的新王。


    他将从他父亲手里接过这个如日中天的大国,或许也将会是一个人人憧憬的盛世。


    慕容离听到最多的,就是天权如何的富有。


    定州王宫依山而建,廊腰缦回,檐牙高啄,行走其中,高低冥迷,不知西东。宫墙内川流横经,府库珍宝堆砌,鼎铛玉石,金块珠砾。执明在天玑之时,就曾赠给天玑国师一盒鸽卵大小的珍珠,每一颗都比天玑王蹇宾王冠上的还要大。


    执明问他还要不要在赌一次的时候,慕容离断然回绝了。


    他不是不敢再做一次交易,不过是他连最后的的筹码都已经没有了。


    天权国与天璇国终有一战,而他们也会变做最普通不过的陌生人。那场羽琼花宴早已落下帷幕,他们走到这一步,也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临别之时,慕容离大雪纷飞中为他吹响了蒙尘的古泠萧作饯别。


    一曲终了,曲终人散。


    执明带走了慕容离的古泠萧。那是瑶光王子慕容黎最心爱之物。


    慕容离站在树下,等雪落满双肩,执明身影消失在了道路尽头,才依依不舍地抖落了满身冬雪,回到马车上。羽琼花开时,宛若云絮坠地,也是这样一片雪白。


    清晨为了迎接他扫除的雪,此刻又已经积满了石桥桥面。


    慕容离每走一步都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


    这寒意不仅来自中垣冬日的落雪,也有凉薄的心。


    两次婚约,慕容离终于对他的父亲,瑶光国的一国之君也彻底失望了。小国寡助,只要瑶光国还存在,他就永远都是筹码。


    九十九级天阶之上,天下共主与王公重臣站作一排。


    唱礼的一声「跪」字还在头顶上回荡着,慕容离就听天宫之上传来了惊呼声。那位天下共主在天阶上留下了第一枚足迹,厚重的披风细细碾着雪。


    慕容离仰着头,人间亦是苦寒,高处更不胜寒。


    寒风吹落羽琼花瓣,片片零落。


    他想起了当年的羽琼花宴,石径上还有未融化的薄雪,湿湿冷冷,沾落了洁白的花瓣。温在炉上的百英玉露升起淡淡轻烟,似是仙子升腾的云雾。而后这云雾幻化为了昱照山终年不化的积雪,白得失去了世间所有的色相。


    说起来,他与天璇王陵光,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一面。


    天下共主走到了他的面前,像是一座高山挡住了细碎的光,投下一地威严的影。


    “阿离……”


    听到这一声呼唤,慕容离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了。


    还没被这个冬天的风雪冰冷。


    他在天璇国住了两年,这两年他都呆在夏文城外的行宫里。那里没有羽琼花,多年不打理的花园也东倒西歪的。他来天璇国的路上,边境起了兵祸,天璇的臣子似乎忘记了自己,统统将矛头指向了他。


    整个钧天一夜之间想起了未能与他履行婚约的啟昆。


    他被拦在夏文城外,从王公到百姓,谁也不许他进入夏文城,仿佛只要付出这一点轻巧的代价就能停止战事。天璇王陵光一纸圣裁让他住到行宫里去了,他与瑶光王原本就是无所谓的交易,这个交易一旦达成,慕容离与他而言也没有其他意义。


    但天璇国东出的计划是永远被搁置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兵祸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终于彻底将强盛的天璇国拖垮了。


    天权国的发兵是扯断发丝的最后一粒沙子,跌落谷底的骄傲君主纵火烧毁了天璇几代君王的百年基业,慕容离看了一整夜的火光,熊熊灼烧着整片天空。


    那种能驱走数九寒天的温暖,连他也想要投身其中。


    然而他最后也没有进入夏文城。


    天权的将军派了一队精兵送他回到了瑶光,作为版图上最后一个苟延残喘的小国,瑶光王急不可耐地想将他送到定州城去,以表自己臣服的决心。


    慕容离看着自己的父亲,多年的担惊受怕已经让他终日惶恐,满头银发。


    他杞人忧天地四处奉送着疆域内的珍宝,他责怪慕容离没能给瑶光带来长久的安定。慕容离退了一步,他害怕这个癫狂的君主,害怕到最后都是一个筹码。


    但是——


    执明送来了合婚庚帖。


    不是天权王,也不是天下共主,是执明。只是执明。


    乌云轰然落下,却是厚实地披风盖在了他的身上。执明把羽琼花交给了身边的莫郡侯,弯腰扶起他,不知所措地用眼睛打量着他:“为什么要这样……”嗓音粘腻,裹覆着碎雪,“阿离为什么要这样……”


    慕容离听闻执明是顶着重压要册封他为皇后。


    他也知道,与他有婚约在身的两人君主都相继在婚前离世。他终于成为了他原先最不屑的茶余饭后的谈资,无知者谈论着他的容貌,嘲笑着他辗转多地,到头来也不过是是一件讨好大国的礼物。当年的才情和风华,终究是经不住滚滚风尘霜雪。


    一纸铺开,那位瑶光国的羽琼花仙,被碾做了最卑微的尘埃。


    中垣人怎么说他的,「祸国妖佞」,大约就是如此。


    这样的人如何能成为天下共主的皇后,如何能与天下共主共享江山盛世,如何能让兵祸重归于寂。他做不到,没有人相信他能做到,但执明依旧按照合婚庚帖的内容按部就班地纳吉、纳征和请期,丝毫不把跪了满殿堂要触柱死谏的群臣放在眼里。


    拟定亲迎之日前,瑶光王就急不可耐地请奏共主,要把慕容离献到定州去。


    离开赤谷城,慕容离三叩首。纷飞之雪再无归期。


    他搂着他的脖颈,被执明抱上了九十九级天阶。


    雪浪起伏,白沙风走。


    他向后望去,千里江山银装素裹,似是羽琼花白铺满中垣。群山起伏连绵,白顶皑皑露出青黑的山脊,露华沉沉滚落经年的寒霜。五国一统江山定,九鼎落地,告知天命,战事已经远去,久违的长夏可以来到了。


    慕容离伸手拂落了执明帝肩上的薄白。


 


 


 


 


    【彩蛋】


 


    典礼之后,慕容离与执明帝一齐端坐在百子床上接受朝贺。


    他换了黑色满绣万寿纹平金云龙袷袍,左右云龙金光闪闪,正中的玄武威严有力,多重绣线和水路的细致勾勒,整件礼服贵重而华美。执明帝头戴冕旒,慕容离则带着九龙云冠,龙头垂落金穗,明晃晃地在眼前摇摆。


    最先进来的是上将军齐之侃和安西郡侯蹇宾。


    蹇宾送了执明帝一支上上签,还说是开过光的灵验无比,急的齐之侃一张拍在他的屁股上,连「天作之合」都没说就提前结束退下了。当年天玑国和天枢国打得不可开交,国师谗言污蔑齐之侃,使他被围困在截水城断粮一旬。蹇宾才病急乱投医中了他的圈套,兵不刃血地就让他得到了天玑国。


    啟昆帝失去了最后一个还未立国的属地,才会这么着急想要摆脱困境。


    后面来的是丞相仲堃仪和兰台令孟章。


    仲堃仪全程眼睛都放在孟章身上,生怕执明帝什么时候张嘴吃了这小青龙。


    执明帝喝着他俩敬上来酒,心想着自己要是想吃小青龙,也不会大老远派人把他拾回来了。为了孟章还把自己宫里珍藏的百年大人参给他吃了,说什么都要仲堃仪每天多批几堆奏折多干几件实事补偿他的损失。


    他看着慕容离将庚辰手里的一对夜明珠送给了孟章。


    执明帝心里面大声阻止,不能因为孟章长得可爱就送他这么贵重的东西谁知道那个禽兽拿到了会怎么玩,但面上仍是风轻云淡的笑过便罢了。他救了孟章,名正言顺地接手了世家送上门来的天枢国,再随口摘了个罪名杀了世家,就算是得到了天枢国。


    他还曾想着,这么简单的事情那个小青龙怎么会拖了这么久。


    最后来的是副相公孙钤和并州郡侯陵光。


    陵光一进门就拉长了脸,也难怪,执明先是撺掇他让他的发小裘振去刺杀啟昆帝,又在他东出的时候借机烧了他的粮草,还大肆低买高卖拖垮了天璇国,陵光能给他一个好脸色都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结果他看见慕容离,脸上一怔,更不开心了。


    抢在他开口之前,执明帝率先给他赐了婚,还给他刺杀啟昆帝的单身发小赐了食邑和爵位。他脸色才收了收,被公孙钤拎出门了。


    以后让公孙钤治你,哼。


    打发了众人执明帝也困了,眼看着莫澜一只脚就要迈进来,他敞袖一挥让人把他轰了出去。自己则美滋滋地抓住慕容离的手,废了这么多心思才得到的谪仙一般的人,自然要好好受用一番才行。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完】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评论

热度(105)

  1. 周周苏小璟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经病的世界苏小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