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七月初七(虐梗慎入)

喻文州的心脏:


“这物件真有此等奇效?”
“郡侯一试便知。”


莫郡侯轻轻切下一块青黑色的犀角,又唤人取了支新燃的香烛来。


触碰,点燃了。


犀角烟袅袅升起,弥漫于整个寝殿。


七月初一·噩梦


执明悠悠转醒,他还记得自己合眼前的一幕。


他的阿离胸前的伤口不断流血,他在乱军之中护着阿离砍杀。


阿离说他想再看一眼羽琼花。他满口答应,眼中噙满了泪。


他说,他们不光要去看羽琼花,还要好好的回向煦台去赏景,阿离最喜欢向煦台的景色了。


可最后,阿离还是倒在了他怀里。


阿离,是为了救他才中箭的啊。


他恨不得自己去死...只要他的阿离能活着。


阿离好狠的心,竟这样丢下自己一个人...


执明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落,直到听到自己头顶上的声音道:


“王上,你哭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熟悉的那人就这样栩栩如生的立在自己面前。


执明怔了怔,随后便毫不迟疑地拥他入怀。


原来是噩梦。


真好。


七月初二·王后


原来,并非是噩梦。


阿离对他说,那日昱照山之战他确实中箭昏迷了,但又没死。他们等到了援兵击败了遖宿大军。幸而莫澜寻来了个神医,将阿离救活了。


“快宣那神医来,本王要重重赏赐他。”


慕容黎此时正端坐在上位批奏折,听了此话嗔了他一眼道:


“你都要做天下共主了,还想一出是一出。神医闲云野鹤惯了,早云游去了。”


“那真是可惜了...”


执明讪讪地撇了撇嘴,突然眼睛一亮,凑到慕容黎跟前道:


“五日后祭天,阿离可会与我同行?以...我的王后的身份。”


“不好。”


慕容黎淡淡瞟了他一眼,如是说。


执明呼吸一窒,委屈地望向他的阿离。


慕容黎放下手中奏折,看了看他,笑了。


“五日后你好好祭天,我的封后大典自要选个良辰吉日才妥当。”


执明一个虎扑把阿离抱个满怀,满心满眼尽是眼前红衣少年。


“阿离!我怎么...这样喜欢你呀。”


慕容黎将头埋在执明怀中,溢出一抹苦笑来。


七月初三·羽琼


执明和慕容黎并莫澜一同到了向煦台。尽管执明一道上冲莫澜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可今日莫澜不知是怎么了,偏就要碍眼了。


“王上,我也好些日子没瞧见这羽琼花了,正好来看看。”


执明能怎么办?他还能说莫澜打扰了自己和阿离谈情,把他赶走不成?


“阿离,你看那边的羽琼花。昱照山那日,你说想看羽琼花,我就想着等回了宫便带你来看。”


执明说着,偷眼看慕容黎。


那日的情景太过骇人,他实在不愿回想。但这几日不知怎的,午夜梦回总会重回昱照山,反反复复经历失去阿离的痛苦。


若不是每次梦魇惊醒后瞧见阿离在身旁,他定夜夜无眠了。


“花很美。”


慕容黎举目向天外,夕阳洒在他脸上,白玉般的俊脸仿佛透明了几分。


两丈外,莫澜背过身去,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巧熏笼,投进一块犀角。


他默默看着那对璧人,忍不住偷偷用衣角拭泪。


七月初四·风凉


执明发现这几日阿离不大爱出门,纵是出门也不爱去开阔的地方。顶多在宫苑的池塘边遛一遛。


待他开口相问,阿离才道,是受伤后不宜受风。


执明一阵心惊肉跳,赶忙护着阿离回了寝殿,死活不让阿离出来了。


“我真是蠢笨,竟不知...阿离的身体有恙。昨日里还偏要带阿离去向煦台赏花。羽琼花又不是只在这几日开,真该待你伤好后再去。”


他托着腮,望着被他强行要求在榻上休息的心上人。


“又没有怎么样。我只是受伤不宜受风,行动还是无碍的。”


慕容黎说着,便要起身。执明按住他,顺手环住阿离的腰,调笑道:


“那阿离亲亲本王,本王便准阿离在殿中活动了。”


慕容黎无奈地笑了,执明感觉世间万物均抵不上他的阿离那一笑的神采。


下一刻,眼前人的朱唇便覆了上来,蜻蜓点水般停留一瞬,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执明扣住慕容黎的手腕,向前一拽,阿离便跌到了他的怀中。


七月初五·发簪


慕容黎今早醒来时,还未洗漱,便发现熏笼内的犀角快燃完了,连忙命人去取。


“阿离...阿离...你在哪?”


在执明醒来的前一刻,犀角烟散尽了。


慕容黎看着一心寻找他的执明,唯有苦笑。


他正立在他面前啊。


执明找了一阵,见阿离没个踪影。寻思着阿离许是出去了,便开始穿衣洗漱,以便出去找找。


慕容黎心里发愁,为今之计只有等人送来犀角,重新点燃。


不过,趁这时机看一看执明,倒是很有趣。


执明的目光落在案上慕容黎的血玉发簪上。他将发簪执起,往昔记忆纷至沓来。


阿离他每日都戴着自己送他的发簪啊,执明心中一暖,下一刻又忧心起来。


今日怎的发簪落在了案上?阿离竟是未束发便出去了吗?


正在这时,几个内侍取了犀角来,进殿更换。


执明只道是宁神香,并未生疑,对那内侍道:


“你可见到阿离了?”


“王上,慕容大人不就在您身后吗?”


执明顺着内侍的目光看去,他心尖尖上的人正立在殿门处。


红衣似血,黑发如瀑,自有一种夺人心魄的美丽。


而那红衣少年,正笑着,向他走来。


七月初六·梧桐


寝殿窗外的空地上新植了几株梧桐。慕容黎正望着梧桐发呆。


“阿离,梧桐好看吗?你若是喜欢,我便让人在宫苑里种满了梧桐。”


慕容黎想了一下执明描述的场景,轻笑道:


“王上知道梧桐的故事吗?”


“梧桐...本王只知道梧桐可栖凤凰,又赏心悦目的,想着阿离许会喜欢”


执明半边身子都靠在阿离身上,又蹭了蹭。慕容黎只觉心中暖暖的,他开口道:


“传闻明皇钟爱的妃子去世了,明皇寻访异人替其招魂。二人得以在梦中相见。可惜被梧桐雨声惊醒,终不复相见。”


慕容黎的声音愈发低沉,执明没在意,只当是故事悲伤的缘故罢。


他抓住阿离的手,脱口道:


“这破梧桐,平白惹得阿离伤心,还是砍了罢。”


“无事,留着吧。明日祭天,是王上作为共主初次受万民敬仰...”


慕容黎还没嘱咐完,便听执明抢白道:


“阿离不能同我一起登台祭天,还有什么意思。”


慕容黎主动拥住执明,声音淡淡的,却没了冷意,只剩下满腔温柔。


“我不便同去。待祭天完毕,王上来向煦台寻我。我...有话对王上讲。”


执明还未见过阿离这般主动亲近他,一时慌了心神,老老实实地答应下来。


七月初七·离人


慕容黎与莫澜立在向煦台,远处,玄衣君王正一步步登上高台。


钧天大地再次迎来了主人,或许也将迎来另一个盛世。


“王上不是过去的王上了,他能处理好一切。慕容...放心。”


莫澜眼中含泪,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同他一起长大的纨绔君王在今日正式成为了天下共主,而他强留下的慕容黎也将在今天彻彻底底消失。


慕容黎点点头,静静地,等待他的执明来寻他。


亥时了,当执明身着祭天华服登上向煦台。犀角烟也已弥漫在他与阿离之间。


缥缈幽寂,虚虚实实,伴着阿离吹奏的那曲离人调,阿离的身影也见不真切。执明恍惚中觉得,他的阿离是天上的仙君,坠入凡尘,便是来渡他的。


一曲终了,慕容黎终于侧过头,冲执明展颜一笑。这一笑,可令这世界万物都失了颜色。


“王上,这首曲子送给你,恭贺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该走了。”


慕容黎说完,向前迈了一步。只再往前一步,便可跌下向煦台。


执明只觉全身泛起一阵冷意。他强压下震惊,轻声道:


“阿...阿离,你在说什么呀。快下来,我今日累了一天,陪我回寝殿吧。”


慕容黎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执明发觉阿离的身形变得更加缥缈,仿佛是透明的。


“王上,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今日...是七月二十,祭天大典的日子。”


“不。王上,今日是七月初七,乞巧节。也是...我的头七。我们骗了你,对不起。”


执明心头巨震,面上还努力维持着笑,他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颤抖。


“阿离,这一点都不好笑。你和莫澜合起伙来逗我是不是。乖,快下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王上,七月初七,也是明皇与妃子魂魄相见的日子。可惜,是梦,总归要醒的。”


慕容黎顿了顿,神情平静得如同闲话家常。


“王上,你看见这遍向煦台的犀角烟了吗。犀角烟,通人鬼,真的不是假话。我...早在昱照山便死了,鬼魂能在阳间逗留七日,我想...再看你七日,正好碰到莫郡侯寻来了犀角烟。”


慕容黎唇角带笑,他定定着望着执明,伸出手臂。


执明脚步虚晃,向前跑去。他欲揽慕容黎入怀,却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了。


“阿离...我去找犀角!犀角在哪?!”


慕容黎摇首微笑,他的声音也愈发缥缈不清。


“无用的。莫郡侯早已收购了大量的犀角,只是我只能留七日罢了。”


“不,不会的!阿离...阿离没有死...阿离不会离开我的...阿离还要做我的王后...”


执明拼命去触摸,却总是无用的。他的泪一滴滴落在向煦台上,口中不断唤着阿离。


明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明明昨日他们还窝在一起看奏折。执明第一次觉得他离幸福这样近,可是转眼便失去了。


“执明,这七日,我很开心。我...走了。”


慕容黎眼中有淡淡的不舍,更多却是心满意足的微笑。他本该在瑶光国灭时死去,偷生数载,大仇得报,又遇上了执明,上天着实待他不薄。


只是...舍不得他啊。


执明眼睁睁地看着慕容黎的身体越来越透明,最终,什么也看不见了。


————————————————————————


@希璃像海啸一样平静 小姐姐点的梗
大概是阿离已经死了,
但是借犀角烟在人世显形七日。
骗执明已经距昱照山一战半个月了,
其实六月三十便是昱照山之战阿离死去的日子。
犀角烟稀薄,则效果不显,
所以阿离不能去风大的地方。
莫澜跟着上向煦台也是因为他能偷偷多燃些犀角烟
其实最后没虐起来
瑟瑟发抖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