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与君老 (其一)

重曦:

*私设,ooc都有,甜文


*生子,慎点


*背景:天权天璇互相制衡,遖宿元气大伤,天枢预备伺机而动,天玑...(我没法把双白写活过来...)跳出原著,大概...看热度想同时间线的其他cp






  春分时候,慕容离因为不注意添衣保暖着了凉,执明便把宫中资质最老的医丞给请到向煦台里瞧病。


  


  他拿了件特厚实外衫把慕容离裹了起来,只留出那截细白的手腕。老医丞捋着他那稀疏的羊胡子,拉过慕容离的手放在布枕上号起脉来。


  


  过了一会儿,老医丞的神色似乎变得有些古怪,便让慕容离把另一只手伸出来让他再把一次脉。


  


  慕容离闻言,挣了挣那件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外衫,才把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执明不高兴的给他拢了拢衣服,皱着眉抬头望向老医丞,但他没吭声,毕竟老医丞也是看着他长大的,再怎么样也不能去责备老人家。


  


  半晌,老医丞终于得出来结论,他道:“慕容大人只是有点着凉,老臣给大人开两副药,大人最近多注意身体休息休息便好,只是……”


  


  “只是什么?严老你别磨磨唧唧的,有什么直说。”执明不满老医丞说话只说一半,便催促道。


  


  老医丞斟酌了一下,回道:“只是大人尚有一脉象老臣看不真切,虽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还希望大人最近还是注意身体为好。”


  


  慕容离依言点头,问了问还有什么注意事项之后,便对执明说他乏了,想要休息。


  


  执明连声答应,让人都给退下别碍着慕容离休息。老医丞也告退回医丞院里,给慕容离开药煎药去了。


  


  严老回到医丞院里,斟酌了快一个时辰,才把药方子给开出来。千小心万小心,就怕错了一味药后给带来着什么后果。


  


  晚些时候,慕容离终于睡醒了,执明便差人给他把药端来。


  


  慕容离拿着药,才喝了一口,便吐了出来,不止药被吐了出来,连他中午吃的那点粥都吐出来了。


  


  执明看着心疼的不行,喊人进来赶紧打扫干净,又差人去把老医丞请来给慕容离看看是怎么回事。


  


  老医丞火急火燎的被宫人拉着来到向煦台,看见被执明抱在怀里白着一张脸的慕容离,心下又对自己先前的诊断确信了几分。


  


  他又重新给慕容离号了脉,写下一张止吐的方子给小徒弟拿回去煎了,自己则请执明走开两步谈一谈慕容离的情况。


  


  “慕容大人怕是有了。”老医丞回头看了看无精打采的靠在床边的慕容离,对执明小声说道。


  


  执明听不明白,只能反问道:“有了什么……”


  


  老医丞呔了一声,对他家那傻王上解释道:“怕是有身孕了。”


  


  “哦……有身孕了啊……”执明终于听清楚老医丞说的什么了,“等等?你说阿离有身孕了?!”


  


  老医丞捋着他那稀疏的羊胡子点点头。


  


  “可可可……可是……”执明觉得自己舌头都快捋不直了。


  


  但老医丞还是很冷静,他甚至有点大无畏的说道:“这世界又不是没有男人不能生。”


  


  “……”执明突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


  


  老医丞又一次回头看了看依旧无精打采的慕容离,小声的给执明叮嘱道:“王上最近可要注意点慕容大人的情绪,怀孕初期的孕吐等一系列反应,怕是慕容大人撑不住。”


  


  “那……那这孩子能不能不要?”执明想着若是这么辛苦,那这孩子还是不要的好。


  


  “这你得问慕容大人愿不愿意。”老医丞抬抬眼皮子,瞅了他家王上一眼,好歹也是看着长大的,哪能不知道他想的什么,无非是见不得慕容离辛苦,觉得这个孩子不要的好。


  


  执明神色纠结,半晌只憋出一句:“你去跟他说。”


  


  老医丞只能应下,两人又磨磨蹭蹭的回到慕容离跟前,执明上前去把他搂进怀里,好让他靠得舒服些。


  


  慕容离顺从的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才问到:“严老这是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老医丞这次连斟酌都没有,很直白的说道:“慕容大人,您这是有身孕了。”


  


  慕容离听得愣住了,似乎不太理解什么叫自己有身孕了。


  


  执明抓着他的手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立刻哎呦的叫了出声。慕容离被他的叫声喊回了神,给他揉了揉掐疼了的脸后,才终于像是消化了老医丞的话。


  


  他皱着眉,想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他不吭声执明也不敢说什么,向煦台内便一直这么保持着安静。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那……我这段时间该注意些什么?嗯……我是说怀着孩子的时候。”


  


  执明闻言,偷偷松了口气。老医丞瞥了王上一眼,才给慕容离细细的叮嘱着这段时间该注意的事。


  


  慕容离听得很是认真,老医丞再三确认他和执明已经记下了自己说的话之后,便起身告退,回医丞院研究药方子去了。


  


  老医丞离开后,执明把头搁在慕容离肩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慕容离微微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问道:“在想什么?”


  


  “我原以为……阿离会接受不了孩子的。”执明在他颈窝蹭了蹭,说道。


  


  “是接受不了的。”慕容离应道。


  


  执明闻言,都快要跳起来把老医丞追回来了。幸好慕容离眼疾手快把他按住,不然那老人家可吃不消他这么闹。


  


  “你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他拽着执明的手问道。


  


  慕容离这一急啊,身上披着的外衫又滑了下来,执明只得给他拉好:“好好好,阿离继续说。”


  


  “现在已经怀上了,你难道要我把他打掉吗?况且……况且……”他突然停住了话语,一抬头对上了执明那温柔的能溺死人的眼睛里。




  执明本在认真的听着他说话,却不料他突然抬头,自己那露骨的眼神还未来得及收回,被吓了一跳,他担心慕容离会因此不高兴。然而慕容离却像是溺在了他的眼神里,一时间两人相望无言。




 片刻后,慕容离的咳嗽声便打破了这宁静,执明只得回过神来凑过去给他拍背。等慕容离终于喘过气来之后才继续刚刚的话题:“阿离刚刚是想说什么来着?”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