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XVIII

K雅洙:


今日的早膳是紫米燕麦粥,小火慢慢熬上一个时辰,待到米粒粘稠滑口,便用木勺舀起来,盛在白瓷碗中。燕麦清香,紫米软糯,洒一勺碎碎的冰糖在上面,待到糖粒渐渐融化,再由宫婢端进内间。


 


秋日晨起,对于刚生下宝宝不久的阿离来说,似乎颇有困难。他们二人坐在红木桌边用膳,宫人将蒸得热气腾腾的桂花糕,鱼米糕摆到桌上,而后又端上煎的两面金黄的红豆饼和一小碟蜂蜜。


 


面对满满一桌香软糕点,执明很是满意,喝下一碗紫米燕麦后,又接连吃了几块桂花糕,当他伸着胳膊,用筷子夹起红豆饼蘸碟中的蜂蜜时,微微侧目之际,方才发现身边之人尚未喝完半碗粥。


 


摸了摸鼻子,执明感到有几分愧疚,因为昨夜看折子太晚,他自觉消耗体力过多,顾自己一口气吃下这么多点心,却忘记要先夹给阿离了。


 


将红豆饼蘸一点点蜂蜜,夹到阿离盘中后,执明用手端起阿离面前的白玉瓷碗,拿汤匙轻轻搅散粥中的热气,一面小声说:“阿离要趁热用些早膳,待会儿就放凉了,凉物吃了要肚子痛的。”


 


执明语气如同哄小孩一般,碎碎叨叨,毫无新意,这几日以来慕容离每天听上一遍,劝膳的理由从肚子痛到手脚冰冷,再要不就是起风时被风吹走。


 


虽然每日都听上一遍,但自己似乎是听进去了的。慕容离轻叹了一口气,用筷子自己夹一小块鱼米糕到盘中,慢慢尝了一角,米糕里裹着切成细丝的鱼丸,入口香气四溢,比想象中好吃。


 


见他吃了一角点心,执明便感到很是开心,平举着勺子送到他面前,想要喂阿离吃粥。


 


见他勺子举得颤颤悠悠,似乎顷刻间便要将米粥洒到自己衣间,慕容离微微皱眉,轻声阻止:“王上快把勺子放下来,我自己会吃的。”


 


“那阿离自己喝。”执明将勺子放好,眼睛滴溜溜望着他。慕容离捧起碗,慢慢喝下碗中剩余的紫米燕麦。


 


用完了早膳,绮嬷嬷从内间将小面团从摇篮里抱出来。小面团被抱来放在阿离怀中,乖乖坐好,小胳膊小腿儿裹在棉衣里,模样很可爱。


 


今日面团换了新衣服,棉缎小锦衣上绣着一只小兔子,小兔子怀中抱着梨花饼似的一个大月亮,寓意灵兔邀月。


 


执明记得昨日面团穿的是绣着小凤凰的棉衣,因为小凤凰绣的不好,尾巴很短的,于是洗澡后绮嬷嬷便给换了新衣服。虽然换了新衣,但执明发现,小家伙头上戴着的帽子还是兔毛小毡帽,原先的那顶。


天天换新衣服,还是软乎乎的一个小面团,执明用指尖戳了戳小家伙的软脸蛋,面团被粑粑欺负,无可奈何,只好将小小的身子埋在阿离怀中,小屁股露在外面。


 


“阿离阿离,我来给你讲一个笑话好不好?”看着面团白胖的小脸,执明脑中灵光一现,一个绝佳的笑话油然而生。


 


慕容离正在哄怀中闹别扭的小家伙,无暇顾及执明。阿离不理自己,自己还是要讲的,执明清清嗓子,提高声音道:“阿离知道为什么面团换新衣服,却不换头上的小帽子?”


 


这个问题有些奇怪,慕容离望着小家伙头上戴着的小毡帽,半响,摇摇头。


 


见阿离不知道这个秘密,执明变得更加兴奋,于是便自顾自讲下去:“因为小家伙的脑袋尺寸比宫裁先前预估的大上一圈哈哈,所以之前做的小帽子都不能用,要重新做的哈啊哈哈哈(๑ŐдŐ)b

评论

热度(103)

  1. 神经病的世界K雅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