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衍生·你能跟我说句话吗】

酥糖方:

*现代高中校园AU
*伪不良生×伪自闭小人鱼
*没逻辑就是甜甜甜,520小甜饼,
—————————————————————
执明坐在墙头上,忧郁状眺望远方,嘴上叼根棒棒糖。


阿甲戳戳阿乙:“老大这是在干啥?”


阿乙推推不存在的眼镜架:“春天到了,老大肯定……呸,你想啥呢别傻乐,老大肯定在想收拾哪个不长眼的小子啊!”


执明脚上踹下墙头,差点把自己掀下去:“这日子过得真没劲透了,谁跟我说从这里能看到隔壁卫校的女生的?拖出去打一顿。”


执明在的学校是有名的男校,放眼望去没有半分鲜亮的色彩,清一色糙汉子。


小弟们正七嘴八舌议论着,忽然就看着老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个人,目光用阿丙的话形容就是在冰箱里翻到一只可爱多,还是草莓味的——他们老大贼喜欢吃草莓味可爱多。


一群人探着脖子去看,又收回来:“切,这不是新来的转校生嘛!”


执明回过神来:“什么转校生?我怎么不知道?”


小弟们叽叽喳喳:“就是隔壁班的转校生,听说跟个哑巴似的,问啥都不说话,只点头摇头的……”


执明眼神一滞,嘴上轻飘飘来了一句:“小娘炮。”


小娘炮。


这语气听着不像在调侃,反倒含了些缠缠绵绵的意味,只是落入人耳便出了大相径庭的效果。


小弟们心里想,娘炮?老大最讨厌娘炮了。这个转校生估计就是下一个被收拾的对象啦。


慕容离后背上一僵,回头看他一眼,目光带着说不清的迷蒙,看得执明心中一窒。


从执明的角度,恰好能看到被长刘海遮盖下那双澄澈的眼睛,淡若烟涛,波澜不惊,摄人心魂。


执明手上嘴里的棒棒糖“啪”地就掉地上去了。


他一个激灵从墙头蹦下去,整理整理没啥可整理的T恤,问阿甲:“我这看着咋样?”


阿甲星星眼:“老大看着贼帅!”


执明邪气一笑,冲他们摆摆手,自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追上前头的慕容离,刚剪的倒葱头凌乱在风里。


小弟们目瞪口呆,老大这是要速战速决的节奏?不禁为转校生烧柱香。


执明大步一跨,挡在慕容离前面:“隔壁班的,你叫什么?”


慕容离微微抬起头,不言语,躲开他的手臂继续往前走。


执明摸摸鼻子。


他貌似被无视了?


可是心里怎么一点气愤都没有,反而酸溜溜的涩?


执明连着两天不逃课了。


楼上班的阿丙跑来问阿丁:“老大呢?外边火锅帮三天两头挑衅我们,到底上不上啊?”


阿丁推推切实存在的眼镜,朝窗外努努嘴。


阿丙把头探出去:“不是我说,老大没事堵着人家班门口干啥?又没有好姑——欸?!”


阿丁迅速放下书,也探头一看,就见老大一把扯过转校生抱着作业本的细瘦的手臂,难道是一场血案的发生或是激情的对决?


都没有。


两人尴尬地看着转校生不言不语把手臂扯回来转身进了教室,老大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尴尬地一回头,恰好尴尬地跟他们对上眼。


“为世界和平我先撤了兄弟保重!”阿丙嗖的一下溜了,阿丁拿书挡脸避开执明的眼刀。


执明没事儿人一样走回座位,心里郁闷得要死。


不就是问你个名字吗?有这么难回答么?该不会真的是自闭吧?


老大很苦恼,小弟们很惊惶,聚在一起讨论。


阿戌撸起袖子:“那个叫慕容离的小子,我今天非得给他上一课!哎呦!谁?!你……老老老……大打我天经地义,呵呵呵呵……”


执明黑着一张脸,从后边冒出来。


“你们怎么都知道他是谁?”


阿戌揉揉被揍的脑袋:“老大您还不知道?不科学啊……”头上又被打了一下,老实了。


执明揉揉手腕:“别人说的有什么意思?听本人说才有趣呢。”


一众小弟懵逼。


不过老大就是老大,讲哲学的时候还是帅的。


别忘了老大可是唯一一个同时在成绩优秀榜和处分公告榜排第一的传奇人物。


执明在慕容离那里碰了壁,灰头土脸过了两天日子,事也不惹了,架也不打了,把火锅帮的那群人晾着,天天吵嚷嚷。执明听着阿丙夸大的渲染描述,眼皮都不抬一下,看着手里的《如何与自闭症患者交流》:“跟他们老大说,是街口的小吃不好吃还是卫校的姑娘不好看,赶紧收拾收拾把自己嫁出去得了。”


满是过来人的沧桑感。


阿丙不敢多问,因为他看到老大的视线突然顺着窗口的红色身影滑动,等人都看不见了,桃花眼里闪起的光耀,也就暗淡了。


阿丁听完这段,很是沉默了会儿,对上阿丙迫切期待的眼神:“佛曰,不可说。”


切!


学校话剧社筹办活动,因为是团委老师直属的,筹划的很是全面。


执明本来不情不愿地被拉过来充数,却在黑压压群演里一眼看到乖巧地站在老师身边的慕容离。


团委老师年轻时是个浪漫主义情怀的人,年纪大了更是浪漫,大手一挥:“我们就排睡美人这戏。”惊掉了一群人下巴。


在男校排睡美人?


执明脑子转得飞快,人群里最好看的是慕容离,那么:“我要演王子!”


团委老师挑剔地打量一番执明的倒葱头:“你这造型不用可惜了,别演王子了,我有更好的角色给你。”


不出意料,慕容离果然是反串公主。


虽然这个公主冷着一张好看脸躺在床上,但是,他没有台词,最合适不过了。


而执明,不但没演成王子,反而成了一丛草,凄惨地半蹲在公主不远处。


不过执明没漏掉慕容离看到他时的一抹浅笑,即使是因为造型,那也是好的,执明心里忽然就甜了一丝丝。


饰演王子的是另一个长相帅气的优等生,要是搁在普通学校也是个风靡全校的白马王子式人物。他演得深情款款,亲吻时当然借位,只是凑得近了一些。执明心里的酸气简直要冲昏头脑。


只是休息时,执明本想偷偷去找慕容离,却听见休息室里坐着王子和其他几个同学,嘻嘻哈哈地闹腾。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偏偏让他听见了“慕容离”三个字,便凝神听了几句,火气立刻就起来了,踹开房门,一把揪起王子的领子:“闭嘴!”


王子一群人原本在说别的,不知怎么就扯到姑娘,然后说到公主——王子说,慕容离这个样子娇滴滴的,感觉比女生还女生。其中一个男生还猥琐地笑几声,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执明眼底漫上狠厉,本大爷今天就让你们试试。


男生被打得急红了眼,嗷嗷叫着:“执明!你不就是有个好爹!有什么可傲的?!”


执明手上没松,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你爸妈真可悲,自己儿子羡慕别人成这样,还好意思拿出来说,那可以,我送给你,你敢要吗?”


一场混乱以团委老师的突然出现作为结束,几个人被关在办公室反省。


执明觉得手臂刺辣辣的疼,大概是刚才打斗的时候被划伤了。自己多久没挂彩了,这次倒是有些关心则乱的意味了。


受了一通训教,执明领头要走,却被主任叫住,单独说了几句,大意就是明明成绩这么好,乖一点就更棒了之类的话。


执明冲主任笑笑:“谢谢您,不过,等什么时候我没了执家的光环再说吧。”


推门出去,拐角处一个人影躲过去,执明一手拉住他:“你跑什么啊?”


是慕容离。


巴掌小脸带着点关心和心疼的味道,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执明一下心软了——还算有点良心啊。


执明拉着慕容离到了天台,慕容离手里的创口贴总算没白费。


执明看着小心翼翼为他贴创口贴的小男孩儿,不禁开口:“阿离,你能跟我说句话吗?一句也行,什么都行。”


慕容离手指顿了顿。


执明苦笑一下,还是不行啊。


看来阿离是真的有自闭倾向,还是要早点带他去看看医生。


慕容离小声地说:“明。”


执明瞪大眼睛。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慕容离只是笑,却再也不开口。


老大持续三天傻笑成为小弟们讨论中的新话题。


阿离阿离阿离。


执明像在念咒语,如果真有咒语,就好了。


慕容离的档案一片空白。


执明不敢问。


他总觉得慕容离就像一阵风,不用吹就飘散离去了。


执明心底的不安在执家的车出现的那一刻,达到顶峰。


不过车上下来的人却不是冲他来的,而是走向了一脸惨白的慕容离。


“实验品4011,请跟我们回去。”衣冠斯文的科研师平静地对他开口。


执明的瞳孔一瞬收缩——


编号4011的实验品人鱼,是他的阿离。


执家研究人鱼很久了,并且试图将人鱼人化。这样既有人鱼的美貌,又可以行走,两全其美。


执明这才想起,年幼时,他被算计扔在实验室水池里,是一条人鱼,将他救起。那条人鱼很小,只是一双眼睛透亮,美得惊人。


执明被关了三天,人鱼不会讲话,就陪他静静坐着。执明说,不要忘记了,我是执明。


人鱼宝宝奶声奶气地重复:“宁。”


“是明。”


“宁。”


过了这么多年,他的阿离,还是只会说“明”。


可他,竟然忘记了他。


执明护在慕容离前面:“别动他。”


科研师笑得阴沉:“执明少爷,恐怕你管不了这么多。”


“什么意思?”执明冷着脸。


“4011,不,慕容离,他快死了。”科研师手指拂过车窗,“一个从实验室里逃出去的人鱼,没有持续供应剂的维持,怎么活下去呢?”


执明眼底泛起红色:“你们想要什么条件?”


科研师微微一笑。


玻璃柜旁站了两个人,黑西装深情地看着沉睡的人,一旁的白大褂煞风景地开口:“五年了,还不死心啊。”


已经是执家当家人的执明眼神吝啬得半分也不给旁边人:“还不是你这个半吊子惹的事。”


科研师耸耸肩,想起了什么,边走出去边道:“推算了一下日期,他应该快醒了。”


执明后背一滞。


慕容离躺在玻璃柜里,静静地,执明恍惚中,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年的话剧现场,只是这一次,他是王子,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的公主。


四目相对。


执明的桃花眼中渐渐起了光亮,他看着眼前人,颤抖着开口:“阿离,你能跟我说句话吗?”


慕容离轻轻笑了笑,开口道:“执明,别来无恙。”


【完】

评论

热度(127)

  1. 铁徐伍史酥糖霜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经病的世界酥糖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