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的世界

【执离】玲珑骰 01

Tethys:

设定接一季结局




私设如山


六更左右完











天权国。


金銮碧瓦的寝殿内,原本安静沉睡在厚重帷幔后的执明王,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他的胸口难耐地起伏着,不足须臾汗水便渗湿了贴身的玄色里衣。


伺候在侧的太监见状惊地丢了塵尾,唤了医丞后将手边的宫娥像外推,“快去请慕容大人!”


小宫娥闻禀便慌慌张张地跑走,惧地踢翻了脚边的好几盏琉璃灯。


不得了,她快步向离园赶着,心肝都要从口中跃出似的,王上醒啦!




离园座落在金宫西侧,约莫几十亩大小。原为王室夏季纳凉避暑之处,三年前在执明王的授意下翻了新,种满雪白的羽琼花,为着讨好自己年轻的恋人。


据言那人面容清秀俊俏,身若谪仙之姿,单名一个离字,离园便也因此得名。


而这绵延的美丽,此刻却成为封存的回忆。




少主?


方夜上前给身前手执金剪修理花枝的人拿了快帕子,时辰快到了。


慕容离接过锦帕按下额头上的薄汗,面上竟难得地有了几丝笑意。


他穿的素色,没有戴头冠,发顶也并未编髻,只是柔顺地挽在耳后用丝带系起,眼间的淡然早已不复当年的锐利之气。


“通传的人该是来了,”慕容离转身,将金剪放入一旁架着的托盘中,“我去看看。”






执明在头痛欲裂中醒来,再睁眼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他低头,身边满跪着太监宫女,床边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绝色美人。


那是谁?


他真好看,莫不是天神派来渡化自己的仙子啊。


天权王侧身往上去牵那人的手,你别走。


“臣不走,”美人目光望见执明颈后的绷带沾染血点,便蹙起眉头,“那东西该是取了。”


方夜忙将备好的玉盒呈上。


慕容离思忖片刻,胳膊拥到执明后背,手指一寸寸地点过脊梁,距耳后斜半掌处停下来揉了揉,捻出一枚赤色小针用力拔出,再放入盒中。


疼吗。


美人起身,微凉的手臂拂过天权王的耳廓,马上就不疼了。


执明伏在踏上喘着粗气,见那徐徐出殿的纤细身影,心中涌起一股陌生却又熟悉的奇妙情绪。


他抬手唤来太监。


“叫莫澜来见我。”




莫澜甫一进殿,便瞧着执明被俩小宫娥按住龇牙咧嘴地缠绷带,见他还打趣道品味不错这次找到的医丞当真是难得的妙人。


哪儿来的医丞啊,郡侯将御膳新制的点心盒放在桌上,王上别说笑啦。


老眼昏花,执明伸臂让太监披了罩衣,那刚才帮我拔针的是鬼啊?


宫人们倏地跪下一片。


别逗趣王上,莫澜拿了块桂花糕往他掌里塞,面色有些难言的尴尬。


那是慕容离,您的王后。


天权王觉得自己的耳朵怕不是出了故障。


…你说他叫什么?


复姓慕容,单名一个离字。


…他在宫中所司何职?


曾官阶兰台令,莫澜欲言又止,因您成为共主,就封他做了帝后。


执明开始怀疑自己可能压根没活。


因为莫澜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认不得。


颤巍巍地拧了大腿一把意图白日梦醒,好巧不巧又遇着那美人端着蛊补汤款款向龙塌前走来。


“王后,”莫澜携着宫人朝他行礼,“臣退下了。”


执明没来由地惆怅起来,他在未醒之前是造了些什么孽啊。




遣散了下人,慕容离将瓷匙中的药汤细细吹凉,小心地递到执明嘴边。


“王上,吃药了。”


执明犹豫半晌,却也很快伸脖子乖乖将那苦药吞下,配合着喝完了一小碗。


他的舌尖整个都变麻了,奈何美人含着情意的喂食让自己喉头渗蜜,便也担待了。


眼见着慕容离喂完药收拾了碗匙又要走,天权王忙不迭地扯住那人的衣袖。


莫澜说…你是本王的王后?


美人颔首,是。


我记不得,执明苦笑,手掌磨挲着慕容离纤瘦的腕子,什么都想不出…


无碍的,慕容离的指尖按进执明的掌心,王上身体为重。


男人握紧他,力道一如从前纯真蛮横的年少君王。


“劳烦慕容了。”


慕容离心里陡然一紧。


他抬头看执明,天权王英俊容颜下的双眼依旧水般清澈。那从前望向自己炽烈的目光也非变得冰冷,却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


为了保住执明的生命,自己万般努力至此…


怎知,还是出现了难以预计的纰漏。






tbc.




写执离鸭梨山大,没文化的我再不想写古风装13了QVQ


这篇计划虐肉虐肉甜HE的方式走


接受不了肉和虐的小伙伴求不鞭打ORZ

评论

热度(83)

  1. 周周Tethys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经病的世界Tethys 转载了此文字